藝術家照片
藝術家介紹
李敏勇 / Li Min-yong

得獎理由
  • 從事創作40年,其作品以詩作、散文與文化評論為主。其整體表 現,具有卓越性與累積性的成就。
  • 展現台灣戰後世代的恢弘格局,在介入社會與關懷土地的書寫中,與公共領域對話,表現台灣的歷史景深,呈顯獨特的藝術風格。
  • 長期譯介外國詩人詩作,對於台灣文學與國際文學之交流,卓有幫贊。

1987 年夏天,我在美國加州太平洋岸鄰近聖地牙哥的海邊,望向台灣方向, 想起當時仍然流亡美國的波蘭詩人米洛舒(C. Milosz, 1911-2004)的詩《禮物》。霧一早就散了的有一天,他「挺起身來看見藍色的海和帆」。這象徵自由的信念, 是米洛舒離開祖國以及回到祖國的理由。

 

另一位我景仰的詩人,俄籍猶太裔流亡美國的布洛斯基(J. Brodsky, 1940-1996),47歲獲諾貝爾文學獎的他,選擇不回去蘇聯解體後的俄國。他說, 對他而言,他的國家已不存在了。他堅信圖書館比國家更強大,認為帝國並非依靠軍隊而是依靠語言來維繫的。

 

獲頒國家文藝獎,我想起自己的一首詩<國家>: 「我的國家∕只隱藏在我心裡∕沒有鐵絲網∕沒有警戒兵∕用樹葉編成的旗幟∕飄揚在風中∕樹身就是旗桿∕遍佈島嶼的土地∕有鳥的歌唱在樹林裡∕隨著風的節拍回應自然的呼吸」。我的國家——台灣,在特殊的歷史構造裡,也在海島的地理構造裡,是我精神的土壤。

 

我要感謝世界上已留下意義重量的詩人們。在我們的國度,那是《笠》的朋友們,那跨越語言一代的前輩詩人們啟示了我抵抗和自我批評。在其他國度,那是我經由譯讀而與之對話的許多詩人,特別是二戰後遍佈在戰敗國或戰勝國的有藝術良心詩人們,在自由或不自由國家的有藝術良心的詩人們。

 

詩的路途是我不持有地圖的旅行。摸索著前進的旅程,許許多多詩的燈塔放出意義的光,引領我方向。謝謝內人麗明——她支持我以一些紙,一些墨水呈顯心靈的投影;謝謝女兒依璁、依瑾,他們已長大成年,常常送我鋼筆。而鋼筆就是我的燈塔,筆尖書寫意義符碼,就像燈塔的光。

 

懷念英年早逝的吳潛誠教授,懷念已故的德國漢學家馬漢茂教授(Dr. Martin),感謝他們對台灣文學的眷顧。

在暗黑的年代放光

文∣向陽 / 圖∣李敏勇

 

 

1947 年11 月20 日,李敏勇出生於高雄縣旗山鎮, 他的父親出生於屏東恆春,母親出生於屏東車城,因此李敏勇的籍貫屬於台灣屏東。李敏勇在家中排行長子,另有三個弟弟,一個妹妹。

 

李敏勇的父親自小就離開家鄉,到高雄工作,但是因為他親戚多在屏東,李敏勇小時候印象中最深刻的,都是回屏東車城或恆春的印象。1953 年他就讀小學一年級,就是寄託在舅舅家,到車城國小就讀,這使他對車城、恆春特別有故鄉感。到車城的戲院看歌仔戲、電影,或者到海邊玩,成了他記憶鮮明的童年印象,也使他在成年之後,對於鄉野的青翠樹林、遼闊的大海,以及台灣土地的厚實,都仍相當懷念。土地之情,也因此是他的詩世界中重要的精神元素。

 

就讀屏東市的小學後,李敏勇的表現優異,老師常派他參加作文、書法等等各項比賽,有一次督學到校做衛生檢查,老師也指派他代表受檢。可見當時小學老師對他的疼愛。高年級時他接觸到表哥藏書中的《少年維特的煩惱》,書上寫著「學海無涯苦是岸,書山有路勤為先」,對此印象深刻,長大後還刻了印章「學海無涯苦是舟,書山有路勤為先」,作為自己的藏書章。小學畢業後,他繼續在屏東市明正中學讀初中,他的記憶中還留有放學經過台糖小火車鐵道,碰到運送甘蔗,與同學拔甘蔗,或者到屏東公園划船的青春圖像。

 

初中畢業後,李敏勇考上第一志願高雄中學,這才回到出生地的家中。就讀高雄中學時,他開始閱讀課外讀物,也開始談戀愛,加上他對於威權教育體制所教的東西並不滿意,這些都導致他的學業成績受到影響,從模範生讀到最後每下愈況。喜歡文學的李敏勇, 當時並不為父母親所了解,但他還是堅持自己的夢, 窩在高雄中學圖書館中看書。也因此他開始閱讀詩刊、詩集,創世紀》、《現代文學》、《文學季刊》等重要文學雜誌,以及存在主義文學,都是他此時愛讀的讀物; 政論雜誌則接觸了《自由中國》、《文星》。文學、哲學和政治,是這個階段啟蒙的開始。這時的他也喜歡看報紙,注意政經新聞,所以學校都派他參加時事測驗比賽。

 

從《笠》詩刊出發,找到自己的詩路

 

高三那年,李敏勇在大學聯考壓力下,和初戀的女友分手。李敏勇後來回憶,兩人在高雄車站的小公園談到要分開時都哭了。後來他去當兵,寫信給女友,都沒有回信,也曾經到她家附近等待,卻不曾遇見她,從此沒有再聯絡過。也在這一年,他嘗試投稿報刊,他的第一篇散文在《中央日報》副刊「人生座右銘」發表,開啟了他此後漫長的寫作生涯。

 

高中畢業後,李敏勇並未立即就讀大學,他先服兵役,在台中清泉崗當裝甲兵,這時正是越戰末期,美國軍機經常飛到清泉崗。這個間接經驗,成為他日後書寫反戰詩的動力。也在服役階段,李敏勇開始投稿詩刊,發表詩作,其中《南北笛》曾以專欄推薦他的詩作。1968年,他開始在《笠》詩刊發表大量作品,從此成為《笠》戰後代的主力詩人。次年,他將過去寫作的詩和散文集結為《雲的語言》,交給林白出版社出版。這本處女集,婉約浪漫。出版後,李敏勇的詩風開始轉變,他寫出了具有反戰精神的〈遺物〉一詩,找到了自己詩書寫的位置,從此告白年青時代的虛浮華麗。

 

1970年,李敏勇加入《笠》詩社,也考上國立中興大學歷史系,就讀期間,他讀史學名著、世界通史、中國通史,就是沒有台灣史,這使他相當不滿,但又莫可奈何。這一年他開始發表「光裸的背面」系列女性詩抄,並在聯合副刊、人間副刊發表短篇小說。

 

1971年,他開始譯介坦米爾(Tamil)詩抄、美國詩人摩溫(W Smerwin, 1927-)詩選,都發表在《笠》詩刊。因為詩的表現傑出,這一年他和吳晟一起獲得全國優秀青年詩人獎的肯定,但他最後拒領。同時,他又在《笠》詩刊43期發表詩評〈招魂祭〉,批評詩人洛夫的詩認識和態度,結果引發詩壇的討論。這個被稱為「招魂祭事件」的風波,也宣告了李敏勇所代表的本土青年詩人對於當時主流詩壇及其脫離現實詩風的強烈不滿。從此之後,李敏勇的詩、譯詩和賞析,都在《笠》發表,他也開始參與《笠》詩刊編務,於《笠》詩刊「卷頭言」發表〈再出發〉。除了前述譯詩之外,他先後又譯介了捷克詩人巴茲謝克(Antonin Bartusek, 1921-)、美國詩人羅德.馬克溫(Rod Mckuen, 1933-)詩集《傾聽溫情》等作品。戰爭、政治、肉體連帶、救贖等主題,也成為他詩作探觸的重點。

 

擔任《笠》詩刊主編,從事文學運動

 

1974年,李敏勇27歲,從中興大學歷史系畢業之後,他曾在中部一所私立學校執教一年,接著移居台北,進入商業界工作,先後擔任過廣告公司撰文、企劃、業務經理和建設公司經理、副總經理等職,表現相當傑出。剛來台北時因為工作壓力較大,同時也不願再涉入無聊的文字論戰,因此較少參與文學活動,直到1977年鄉土文學論戰發生之後,擔任《笠》主編的他開始積極參與,並舉辦討論殖民地統治和太平洋戰爭經驗的大型研討會,做特別企畫專題,介紹日本的戰後詩人、海外的詩或文學運動、台灣的批評專題等。

 

1978年,李敏勇與蘇麗明結婚。這時他的事業也已經穩定了,1980年他獲聘到國泰信託相關建築企業擔任經理職務,後來當協理,上班不必打卡,很自由,使他可以多花點時間編《笠》詩刊,他的心願是要把《笠》詩刊的水準和地位拉上來,因此編詩刊也像在從事台灣文學運動一樣認真;主編《笠》刊期間,李敏勇使得《笠》在詩壇中扮演著更積極的角色,不但是一份詩刊,同時也成為推動台灣文化的主要媒體。也在這之後,他熱心地投入當時的黨外運動,作為一個民主運動的支持者,他參加黨外競選活動或餐會,陳婉真、陳鼓應、呂秀蓮在國賓飯店舉辦募款餐會時,他都會出面。為了楊青矗參選國代,他也到台中參加餐會。這使他受到當時警總的注意。此外他也加入台權會,關心政治犯和人權問題。

 

七、八○年代的李敏勇,寫詩甚勤,他的詩作敏於碰觸台灣社會、勇於面對政治與歷史,甚多名篇如〈我們的島〉、〈島國〉等都在這階段完成,這與他在1986年黨外民主人士要組黨時,接辦《台灣文藝》也不無關聯,他把心情放到本土文學媒體之上,要像編《笠》一樣,讓這本由吳濁流創辦的文學雜誌發光發熱;他書寫政治問題、都市公害、街頭運動、發抒台灣人的苦悶和憤怒,傳達一個詩人對愛與和平、民主與公道的主張和信仰,這些作品收入他當年出版的詩集《暗房》中,這些心情則收入也在同年由自立晚報出版的文學評論集《作為一個台灣作家》中。

 

1987年,李敏勇以他在詩和文化事務的表現,獲得美國台灣同鄉會之邀,協同太太、詩人鄭炯明、音樂家簡上仁到美國一個月,巡迴七、八個大城演講。回到台灣之後,他決定將自己的重心轉回文學書寫,他把精力更加集中到文學書寫與文化事務之上。

 

寫作編選與評論不斷,著作繁多

 

從1987年迄今,二十年來,李敏勇持續寫詩,出版詩集、散文集,編選詩集,也應報社、雜誌之邀撰寫評論、專欄,他的工作多與文學、文化評論和文化運動有關。從1990年至今,他以驚人的創作量陸續出版了《鎮魂歌》(1990)、《野生思考》(1990)、《戒嚴風景》(1990)、《傾斜的島》(1993)、《一個台灣詩人的心聲告白》CD(1995)、《心的奏鳴曲》(1999)、《如果你問起》(2001)、《思慕與哀愁》(2001)、《青春腐蝕畫》(2004)等,小說集則有《情事》(1987)。此外尚有詩解說、評論集《詩情與詩想》等;文學評論集《做為一個台灣作家》(1989)、《戰後臺灣文學反思》(1994)等。散文隨筆集《人生風景》(1996)、《文化風景》(1996)、《彷彿看見藍色的海和帆》(2000)、《漫步油桐花開的山林間》(2000)、《台灣之美》(2006)等;政治社會評論集《崩壞國家》(1992)、《悲情島嶼》(1992)、《迷亂時代》(1992)、《腐敗國家、腐爛社會》(1996)、《台灣進行曲》(2006)等五種;譯詩集《亂髮》(與謝野昌子短歌集)、《星星與蒲公英》(金子美鈴童謠集)、《溫柔些,再溫柔些──四十位世界詩人編織的聲音情境》等三種;加上編選詩集《旅途》、《情念》、《憧憬》、《傷口的花》、《複眼的思想──戰後世代八人詩選》、《花與果實》以及其他專著,著作等身,展現了他的書寫領域的寬廣和深度。

 

在參與文化事務部分,他在1992年獲選為臺灣筆會會長,兩年任期期間,他以驚人的魄力和毅力,每個月都舉辦聯誼餐會,邀請國內外重要作家、學者、政治人物出席與談,並與筆會作家交換意見、對談,這樣的活力,使當時的臺灣筆會成為文化界最具影響力的社團;除此之外,他自1999年至2005年擔任鄭南榕基金會董事長;2000年至2004年擔任臺灣和平基金會董事長;2005年至2006年擔任現代學術基金會董事長。在這三個基金會的工作上,他都發揮了重大的影響力、組織力和運營力,獲得文化界的肯定與尊敬。

 

用手護著火焰,在黑暗之處放光

 

「寫作的人在繼續寫作時,都會感覺好像點燃了生命裡面的某種光,儘管這光有時候很細微。」這是李敏勇在2005年接受莊紫蓉訪問時說的一段話,就像他曾翻譯的一位捷克詩人作品所形容的「他用手護著謙卑的火焰,即使要走入墳墓之門,他也在護著那個火」一樣,李敏勇的文學生涯不斷放出光亮,守護文化,也守護台灣。這樣的信念,來自他的詩觀。李敏勇相信詩除了美學之外,還必須實踐。他認為「一個詩人的角色應是透過語言,進而經由意義重建的途徑去完成社會責任的實踐」;因此他主張詩的文化條件是「透過美的感受性,善的認識,真的追求以及生的明確目的,希望建立起健全人格以及社會價值」。

 

總的來看,李敏勇最主要的成就,是他的現實主義詩學成就。他的詩,到了詩集《暗房》、《野生思考》與《鎮魂歌》時期,勇於挖掘社會、政治議題,凝視威權戒嚴年代,表現出深刻的台灣歷史脈絡與現實紋理;近期作品如詩集《傾斜的島》、《心的奏鳴曲》,則融合抒情和批判,現實主義和現代主義,以冷靜之筆、明澈之心,寫出台灣從威權到民主的多變圖像,也對台灣與全球共同面臨課題寄予關心。他的詩強調愛與和解,語言則接近歷史和哲學邏輯。他的反戰詩、批判詩、人生詩,鎔鑄了與當代其他詩人不一樣的特質,使得詩與政治對話、與歷史參證、也與人生鑑照,而能給予讀者深沉的體會和感動。

 

2007年,李敏勇以其文學成就獲得國家文藝獎,讚詞說他「集反戰精神、歷史思索和現實批判三者於一身,因此開創了詩的文化論述之路,為台灣詩壇開創了以詩論政、以詩論史的開放空間,也為詩的文化論述建立了典範。」這是對李敏勇文學最允當的定位、最恰如其分的肯定。

 


本文作者∣向陽

向陽,本名林淇瀁,南投鹿谷人,1955年生。

中國文化大學東方語文學系日文組畢業,美國愛荷華大學International Writing Program﹝國際寫作計劃﹞邀訪作家,文化大學新聞所碩士,政治大學新聞所博士。

曾任《自立晚報》報系總編輯、總主筆、副社長。現任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副教授、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秘書長。

曾獲吳濁流新詩獎、國家文藝獎(教育部頒)、美國愛荷華大學榮譽作家、玉山文學獎文學貢獻獎等獎項。著有學術論著《書寫與拼圖:台灣文學傳播現象研究》,散文集《為自己點盞小燈》、《我們其實不需要住所》,詩集《向陽詩選》、《向陽台語詩選》、《十行集》、《亂》等多種。

《暗房》.1986

 

《暗房》為李敏勇第二本詩集,也是他改變詩風格,由早期的浪漫華麗轉為以現實性為詩學目的的詩集。陳明台在這本詩集書後撰文〈抒情的變貌〉,說李敏勇早期的作品「呈示了蒼白、流麗的風格」,當時的李敏勇以抒情為正調(《雲的語言》),在這本詩集中則「形成把握現實的飛躍」。可以說明本詩集特質。

 

詩集以同名詩作〈暗房〉為序詩,強調戒嚴年代的威權體制「害怕明亮的思想」( 暗房的本質), 但「只要一點光進來」就可改變現狀。全詩語言明淨,象徵手法高明,可以總綰本書所收詩作的整體內容與思想。

 

全書共分六輯,以阿拉伯數字排序,共收34 首詩作,其中收錄的詩,如〈遺物〉,李敏勇自承寫出此詩之後才確定了自己的詩路,這是李敏勇反戰詩的典型佳作, 以未亡人收到「從戰地寄來的君的手絹」寫起,表現戰爭的冷酷無情,以及未亡人的絕望,相當動人。其他如〈戰俘〉、〈鐵窗之花〉、〈思慕與哀愁〉、〈雪〉、〈我們的島〉、〈島國〉、〈種子〉、〈從有鐵柵的窗〉等詩,都是相當傑出的詩作, 歷年來評論者甚多。這是李敏勇跨越早期以「傅敏」為筆名的詩風的開始,確立了李敏勇作為戰後世代詩人領航者的地位。

 

《鎮魂歌》.1990

 

李敏勇的第三本詩集,與《野生思考》、《戒嚴風景》等兩本詩集一起出版,列入「笠詩社」台灣詩庫出版。

 

這本詩集收錄李敏勇發表在《笠》詩刊的詩作(1969-1971),可以看出他第二階段詩作的現實主義傾向。延續著《暗房》的詩路,本書也收錄了《暗房》當中的部分作品,李敏勇在詩集中有意識地將他詩的觸角伸向社會現實的底層和心靈的奧秘之處,探究現實的殘酷和生命的艱困。一如詩後所附陳明台評論〈鎮魂之歌〉所論,李敏勇作品具有思想性,根源則來自現實的體驗、問題的意識。「透過思索的過程,透過詩的形式而呈現作者的思想」,因此使他的詩「充滿了一種對於人際,存在,物象反理念的思索」。

 

全書收錄詩作40 首,分為「夢的手札」、「思慕與哀愁」、「青空的憂鬱」等三輯。「夢的手札」以心靈告白方式表現人的存在課題,焦慮、反思,有著存在主義、現代主義的究詰;「思慕與哀愁」收入戰爭與死亡之詩,表現作者對於生命意義的探討和反戰的人道精神;「青空的憂鬱」則和世界進行對話,顯示詩人開闊的格局。

 

《野生思考》.1990

 

與《鎮魂歌》不同,這本詩集收錄李敏勇70 年代(1971-1978)的詩作,是作者開始觸探歷史語境的詩集。

 

全書收錄詩作47 首,少部分作品同樣見於《暗房》,分為「腐蝕畫」、「山茶花」、「漂流物」等三輯。這三輯依照發表順序編排, 並無分輯的明確意圖,但能表現出詩人寫作階段不同時間中的主題思索。「腐蝕畫」約略延續戰爭與死亡的課題, 探問生命的意義和尊嚴;「山茶花」書寫時間和歲月,包括生活中所見,其中對於都市詩也有著墨;「漂流物」則是對台灣歷史和現狀的反省,強調島國之愛、土地之情,如最後一首〈島國〉說「美麗島就是我們的家鄉」。

 

書後附有詩人鄭炯明論述〈戰爭、愛與死的交響曲〉,對於李敏勇70 年代的詩風做了相當深刻的析論。鄭炯明說李敏勇這階段的詩世界「是一個充分自然的、不造作,沒有受到外力扭曲的真實世界」,他指出了李敏勇展現的語言魅力, 在於能配合深刻的詩想,「將現實世界的觀察,予以冷靜的表現」。這是知音之言。而更特別的是,李敏勇處理戰爭題材,發出了引人深思的聲音。貫穿這本詩集之內的,就是戰爭、愛與死的主題。

 

《戒嚴風景》.1990

 

一如書名, 這本詩集聚焦在台灣的環境與政治公害之上,而戒嚴年代的台灣政治、社會、環境與文化議題,就是本書處理的題材。

 

這是《野生思考》之後,李敏勇70 年代(1981-1988)作品的總體呈現,這個階段也正是台灣黨外民主運動如火如荼、中產階級崛起的年代,如何活得有尊嚴、有自由,成為這個階段台灣知識分子和多數人民共同嚮往的課題。詩人透過詩作,寫出了人民的心聲;也通過詩作,傳達了對於威權統治的不滿和抵抗。

 

全書分為「人間公害」、「戒嚴風景」、「島嶼心情」等三輯,收錄詩作38 首, 加上陳芳明寫給李敏勇的詩〈心情〉。由輯名來看,三輯分別表達對於台灣環境、生態遭到破壞的憂心(「人間公害」輯),對於戒嚴體制箝制人民思想、言論自由的嘲諷與憤怒(「戒嚴風景」輯),對於台灣國家處境的回顧、寄望與祝禱。這本書展現了李敏勇詩作藝術、思想的又一個高峰。

 

一如書後所附李魁賢所撰論述〈論李敏勇的詩〉所說,李敏勇強調的是歷史意識、文化意識,最後是人本意識。他同時也指出,李敏勇具有詩的美學理論,使其詩作創作因此如魚得水。

 

這本詩集記錄了台灣大轉捩年代的陰暗圖式,詩人讓我們看到暗房的崩解以及雪融的青空。

 

《傾斜的島》.1993 

 

《傾斜的島》收錄李敏勇9 0 年代的詩作,一如書名,暗喻台灣在解嚴之後的亂象。詩人在這本詩集的〈自序〉中說,他寫作〈傾斜的島〉一詩時,內心是痛苦的:「槍與砲的影子╱鎮壓著土地與人民╱島嶼因搖晃而傾斜╱在風浪中吶喊」,政治書寫是本書最主要的議題,也是最用心的內容。在這本書中,李敏勇對於台灣戒嚴年代的政治邪靈大加針砭,對於台灣主體性的重建,則寄望甚殷。這本書相當程度展現了李敏勇政治詩的寫作功力。

 

全書除〈自序〉外,另有序詩〈詩的志業〉,詩人說「我們尋找不被破壞的字╱ 為了在虛偽國度追求真實」,點出了詩人以詩戳破權力謊言的用意。書分「為一隻鳥」、「傾斜的島」、「隱藏的風景」等三輯,共收錄詩作50 首,書後另附跋詩〈詩的光榮〉、吳潛誠所撰作品論〈政治陰影籠罩下的詩之景色〉,以及作品年表、李敏勇書目,整體上相當完備。

 

吳潛誠的評論認為, 李敏勇的詩作常涉及政治,但他並不是只要政治、不要詩的作者。相反的,「他是一位對於詩之為物持有崇高信念的詩人」。一語點出了李敏勇政治詩的可貴本質。

 

《暗房》為李敏勇第二本詩集,也是他改變詩風格,由早期的浪漫華麗轉為以現實性為詩學目的的詩集。陳明台在這本詩集書後撰文〈抒情的變貌〉,說李敏勇早期的作品「呈示了蒼白、流麗的風格」,當時的李敏勇以抒情為正調(《雲的語言》),在這本詩集中則「形成把握現實的飛躍」。可以說明本詩集特質。

詩集以同名詩作〈暗房〉為序詩,強調戒嚴年代的威權體制「害怕明亮的思想」( 暗房的本質), 但「只要一點光進來」就可改變現狀。全詩語言明淨,象徵手法高明,可以總綰本書所收詩作的整體內容與思想。

全書共分六輯,以阿拉伯數字排序,共收34 首詩作,其中收錄的詩,如〈遺物〉,李敏勇自承寫出此詩之後才確定了自己的詩路,這是李敏勇反戰詩的典型佳作, 以未亡人收到「從戰地寄來的君的手絹」寫起,表現戰爭的冷酷無情,以及未亡人的絕望,相當動人。其他如〈戰俘〉、〈鐵窗之花〉、〈思慕與哀愁〉、〈雪〉、〈我們的島〉、〈島國〉、〈種子〉、〈從有鐵柵的窗〉等詩,都是相當傑出的詩作, 歷年來評論者甚多。這是李敏勇跨越早期以「傅敏」為筆名的詩風的開始,確立了李敏勇作為戰後世代詩人領航者的地位。

 

《鎮魂歌》.1990

李敏勇的第三本詩集,與《野生思考》、《戒嚴風景》等兩本詩集一起出版,列入「笠詩社」台灣詩庫出版。這本詩集收錄李敏勇發表在《笠》詩刊的詩作(1969-1971),可以看出他第二階段詩作的現實主義傾向。延續著《暗房》的詩路,本書也收錄了《暗房》當中的部分作品,李敏勇在詩集中有意識地將他詩的觸角伸向社會現實的底層和心靈的奧秘之處,探究現實的殘酷和生命的艱困。一如詩後所附陳明台評論〈鎮魂之歌〉所論,李敏勇作品具有思想性,根源則來自現實的體驗、問題的意識。「透過思索的過程,透過詩的形式而呈現作者的思想」,因此使他的詩「充滿了一種對於人際,存在,物象反理念的思索」。

全書收錄詩作40 首,分為「夢的手札」、「思慕與哀愁」、「青空的憂鬱」等三輯。「夢的手札」以心靈告白方式表現人的存在課題,焦慮、反思,有著存在主義、現代主義的究詰;「思慕與哀愁」收入戰爭與死亡之詩,表現作者對於生命意義的探討和反戰的人道精神;「青空的憂鬱」則和世界進行對話,顯示詩人開闊的格局。

 

《野生思考》.1990

與《鎮魂歌》不同,這本詩集收錄李敏勇70 年代(1971-1978)的詩作,是作者開始觸探歷史語境的詩集。

全書收錄詩作47 首,少部分作品同樣見於《暗房》,分為「腐蝕畫」、「山茶花」、「漂流物」等三輯。這三輯依照發表順序編排, 並無分輯的明確意圖,但能表現出詩人寫作階段不同時間中的主題思索。「腐蝕畫」約略延續戰爭與死亡的課題, 探問生命的意義和尊嚴;「山茶花」書寫時間和歲月,包括生活中所見,其中對於都市詩也有著墨;「漂流物」則是對台灣歷史和現狀的反省,強調島國之愛、土地之情,如最後一首〈島國〉說「美麗島就是我們的家鄉」。

書後附有詩人鄭炯明論述〈戰爭、愛與死的交響曲〉,對於李敏勇70 年代的詩風做了相當深刻的析論。鄭炯明說李敏勇這階段的詩世界「是一個充分自然的、不造作,沒有受到外力扭曲的真實世界」,他指出了李敏勇展現的語言魅力, 在於能配合深刻的詩想,「將現實世界的觀察,予以冷靜的表現」。這是知音之言。而更特別的是,李敏勇處理戰爭題材,發出了引人深思的聲音。貫穿這本詩集之內的,就是戰爭、愛與死的主題。

 

《戒嚴風景》.1990

一如書名, 這本詩集聚焦在台灣的環境與政治公害之上,而戒嚴年代的台灣政治、社會、環境與文化議題,就是本書處理的題材。

這是《野生思考》之後,李敏勇70 年代(1981-1988)作品的總體呈現,這個階段也正是台灣黨外民主運動如火如荼、中產階級崛起的年代,如何活得有尊嚴、有自由,成為這個階段台灣知識分子和多數人民共同嚮往的課題。詩人透過詩作,寫出了人民的心聲;也通過詩作,傳達了對於威權統治的不滿和抵抗。

全書分為「人間公害」、「戒嚴風景」、「島嶼心情」等三輯,收錄詩作38 首, 加上陳芳明寫給李敏勇的詩〈心情〉。由輯名來看,三輯分別表達對於台灣環境、生態遭到破壞的憂心(「人間公害」輯),對於戒嚴體制箝制人民思想、言論自由的嘲諷與憤怒(「戒嚴風景」輯),對於台灣國家處境的回顧、寄望與祝禱。這本書展現了李敏勇詩作藝術、思想的又一個高峰。

一如書後所附李魁賢所撰論述〈論李敏勇的詩〉所說,李敏勇強調的是歷史意識、文化意識,最後是人本意識。他同時也指出,李敏勇具有詩的美學理論,使其詩作創作因此如魚得水。

這本詩集記錄了台灣大轉捩年代的陰暗圖式,詩人讓我們看到暗房的崩解以及雪融的青空。

 

《傾斜的島》.1993 

《傾斜的島》收錄李敏勇9 0 年代的詩作,一如書名,暗喻台灣在解嚴之後的亂象。詩人在這本詩集的〈自序〉中說,他寫作〈傾斜的島〉一詩時,內心是痛苦的:「槍與砲的影子╱鎮壓著土地與人民╱島嶼因搖晃而傾斜╱在風浪中吶喊」,政治書寫是本書最主要的議題,也是最用心的內容。在這本書中,李敏勇對於台灣戒嚴年代的政治邪靈大加針砭,對於台灣主體性的重建,則寄望甚殷。這本書相當程度展現了李敏勇政治詩的寫作功力。

全書除〈自序〉外,另有序詩〈詩的志業〉,詩人說「我們尋找不被破壞的字╱ 為了在虛偽國度追求真實」,點出了詩人以詩戳破權力謊言的用意。書分「為一隻鳥」、「傾斜的島」、「隱藏的風景」等三輯,共收錄詩作50 首,書後另附跋詩〈詩的光榮〉、吳潛誠所撰作品論〈政治陰影籠罩下的詩之景色〉,以及作品年表、李敏勇書目,整體上相當完備。

吳潛誠的評論認為, 李敏勇的詩作常涉及政治,但他並不是只要政治、不要詩的作者。相反的,「他是一位對於詩之為物持有崇高信念的詩人」。一語點出了李敏勇政治詩的可貴本質。

1947 

11月20日生於高雄縣旗山鎮,籍貫台灣屏東,排行長子。

 

1953 

就讀車城國小。一學期後轉學屏東市的小學就讀。

 

1959 

以優異成績考入屏東市明正中學就讀初中。

 

1962 

考上第一志願高雄中學,回到出生地家中。開始大量閱讀課外讀物。

 

1965 

高三,第一篇散文在《中央日報》副刊「人生座右銘」發表。畢業後入伍服役,在台中清泉崗當裝甲兵,獲《南北笛》以專欄推薦。

 

1968 

開始於《笠》詩刊發表詩作。

 

1969 

出版詩與散文合集《雲的語言》。

 

1970 

就讀台中市國立中興大學歷史系, 發表系列女性詩抄, 並在聯合副刊、人間副刊發表短篇小說。

 

1971 

譯介坦米爾(Tamil) 詩抄十首、美國詩人摩溫(W. Smerwin, 1927-)詩選。獲全國青年詩人獎, 拒領。在《笠》詩刊43 期發表詩評〈招魂祭〉,評洛夫的詩認識和態度,引發一連串「招魂祭事件」。

 

1972 

譯介捷克詩人巴茲謝克(Antonin Bartusek, 1921-)詩選33首。

 

1973 

譯介美國詩人羅德. 馬克溫(Rod Mckuen, 1933-) 詩集《傾聽溫情》。開始參與《笠》詩刊編務。

 

1974 

停筆兩年。國立中興大學歷史系畢業, 在中部一所私立學校執教一年後移居台北。

 

1977 

譯介《韓國詩ㄧ束》,發表小詩集《母音》系列。

 

1978 

與蘇麗明結婚。

 

1979 

作品選入《美麗島詩集》、日譯《台灣現代詩集》。

 

1981 

作品選入《亞洲現代詩集》第一集, 此後《亞洲現代詩集》均有作品選入。擔任《笠》詩刊主編。

 

1986 

出版詩選《暗房》、文學評論集《作為一個台灣作家》。擔任「台灣文藝」社長。

 

1987 

出版編選台灣、日本、韓國詩選集《旅途》、《情念》、《憧憬》; 出版 《情事》小說集。

獲美國台灣同鄉會之邀,赴美,巡迴七、八個大城演講。

 

1988 

在台灣各主要本土報刊專欄發表文化與社會評論。

 

1989 

擔任《首都早報》文化版編輯委員,每週並於「新航道」專欄發表時評。

 

1990 

出版詩集《鎮魂歌》、《野生思考》、《戒嚴風景》。《作為一個台灣作家》獲巫永福評論獎。

 

1991 

出版政治社會評論集《崩壞國家》、《悲情島嶼》、《迷亂時代》。參與主編笠詩選《混聲合唱——笠詩選》。

 

1992 

獲選為台灣筆會會長,每月舉辦聯誼餐會。以〈死亡記事〉獲吳濁流

新詩獎。出版《崩壞國家》、《悲情島嶼》、《迷亂時代》。

 

1993 

出版詩解說評論集《詩情與詩想》、詩集《傾斜的島》。擔任台灣筆會會長。

 

1994 

出版文學評論集《戰後臺灣文學反思》。

 

1995 

出版CD詩集《一個台灣詩人的心聲告白》。

 

1996 

出版散文隨筆集《人生風景》、《文化風景》; 出版政治社會評論集《腐敗國家腐敗社會》。

 

1997 

出版詩解說評論集《亮在紙頁的光——39位世界詩人的心境與風景》、《綻放語言的玫瑰——20位台灣詩人的政治情境》。編選出版二二八紀念詩集《傷口的花》。發表與作曲家蕭泰然合作的交響詩作品〈一九四七序曲〉。

 

1998 

以詩集《傾斜的島》獲賴和文學獎。

 

1999 

出版詩集《心的奏鳴曲》、詩解說評論集《台灣詩閱讀—— 探觸五十位台灣詩人的心》。

擔任鄭南榕基金會董事長。

 

2000

出版散文隨筆集《彷彿看見藍色的海和帆》、《漫步油桐花開的林間》,美術評論集《美術風景》,譯介與謝野晶子短歌集《亂髮》。

擔任臺灣和平基金會董事長。

 

2001

出版譯介金子美鈴童詩集《星星與蒲公英》、漢英對照詩選集《如果你問起》、《思慕與哀愁》。與作曲家蕭泰然發表〈啊! 福爾摩沙—— 為殉難者的鎮魂曲〉。詩作入選日譯《台灣現代詩集》、英譯《二十世紀台灣詩選》、《九十年代詩選》。

 

2002 

詩作選入《台灣現代文學教程—— 新詩讀本》、日譯《台灣現代詩集》。

 

2004 

出版詩集《青春腐蝕畫》、編選出版《啊, 福爾摩沙》、《詩人的憂鬱——寫給台灣的情書》。

 

2005 

出版《複眼的思想—— 戰後世代八人詩選》、《溫柔些, 在溫柔些——四十位世界詩人編織的聲音情境》、《心的風景50選》。

擔任現代學術基金會董事長。

 

2006

編選全國第一套為青少年打造的台灣文學讀本, 青少年台灣文庫新詩讀本2《花語果實》。由財團法人群策會李登輝學校出版《台灣之美》。出版政治評論集《台灣進行曲》。

 

2007 

獲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第11屆國家文藝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