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照片
藝術家介紹
李錫奇 / Lee Shi-chi

得獎理由
  • 創作具材質的實驗性。
  • 作品富東方人文意涵。
  • 推動台灣現代藝術活動,促進國際藝術文化交流,貢獻卓著。
     

窗外有藍天 


自槍管的煙硝裡
飛撲著一隻折翼斑斕的蝴蝶
在祠下社鼓聲中
仍昂然地舞著一則九歌

----古月詩

 

 

我是金門人,又稱浯島的金門是我的出生地,我的故鄉。他是個土地貧瘠的蕞爾小島,在長遠的歷史滄桑中,背負著無可抗拒離島宿命。從小生長在古寧頭北山的我,有著金門人純樸勤奮又俱韌性的本質,雖然生活窮困物質匱乏,因此未受到島外世界的影響,總是認份無憂無慮的生活著。

 

小學四年級時,金門遭逢史上有名的「古寧頭戰役」,猶記得當時的古寧頭遍地死傷,一片哀嚎....我居住的北山祖厝幾乎被戰火摧毀殆盡, 逼得全家遷往鄰村吳厝母親娘家避難。

 

求學的過程也因為兩岸戰事影響,在砲聲隆隆烽火連天中斷斷續續漫漫渡過。升上金門中學的第二年(一九五三年)發生了晴天霹靂的事;祖母、大姊慘遭逃兵槍殺,更燒毀了吳厝全家所有,頓時家破人亡,呼天籲地的境況下,整日以淚洗面的母親承受不了打擊,導致不時陷入精神恍惚不濟。

 

還在懵懂青稚的少年時,已目睹了戰爭與死亡,親身體受到家破人亡的悲劇。

 

那是一座島,一個時代,一段沉重的記憶。

 

中學即將畢業,深覺前途茫茫,認為缺乏陽光之際,生命中出現了第一位貴人----我的導師李兆蘭。他發覺我對繪畫的愛好與天份,保送我到台北師專藝術科,因為恩師的推薦,為我開啟了一扇窗,看見窗外的藍天,成為造就改變一生的轉捩點。

 

十九歲在學第二年,在學校舉行首次個展,也是校方第一次為學生舉辦個展。

 

一九五八年畢業後原擬返鄉執教,在基隆上船已走上甲板,忽然轉身吩咐同班船的金門同學幫我把行李帶回去交給父母,我過幾天再搭下班船回去,瞬間的決定,卻是冥冥中的注定。緊接著爆發了「八二三砲戰」,阻斷了歸鄉的路,自此留在台灣。並毛遂自薦到台北縣新莊國小任教,父母帶著兩個弟弟也撤離來台。

 

是年十一月與楊英風、陳庭詩、秦松、江漢東、施驊共組「現代版畫會」。舉行第一屆畫展。並成為「東方畫會」一員。那是段清純美麗的時光,也讓我決心揮別戰爭籠罩的陰影,踏上藝術冒險旅程。

 

我的繪畫從早期帶著浪漫色彩的木刻版畫,走過夢中的秦淮河、阿房宮;掠過西方古老的城堡,到對戰爭的記憶。爆發的熱情有如發酵而濃郁的高粱酒。永續衍生了「遠古的記憶」「鬱黑之旅」「本位‧新發」「浮生‧本位」「東方情」「亙古餘韻」等作品。含概版畫、書法、漆畫、水墨等,繁複多樣的創作風格,被譽為『畫壇變調鳥』。

 

初入畫壇,正逢六零年代中期台灣文藝復興時潮。那是個狂飆的年代,當時眾多詩人與朋友與「東方畫會」及「中國現代版畫會」成員過從甚密。那真是個貧窮卻是個可敬的時代,一群窮詩人畫家在精神上相互激勵關懷,相濡取暖。並於中美文化中心及耕莘文教院由辛鬱、秦松、商禽、楚戈、張默、林綠、顧重光及我共同發起舉辦第一、第二屆現代藝術季,獲得了熱烈的迴響,喚起了許多年輕人的熱情。為藝文畫壇活絡了一片蓬勃生氣。

 

躬逢盛事,忝為後期現代創作率先發起的藝術家之一,何其有幸!

創作上,在逐漸形成的「本位」思考,我受到「清明上河圖」時序推衍的影響,方圓序列變化成為長幅的版畫,獲得國內外大獎的肯定,接著走過「月之祭」穿過「時光行」從對人類登月,神話破滅的感傷、到兒時線香揮動、彩帶飄揚的記憶捕捉,終而進入「大書法系列」。

 

一九九一年在湖北美術館觀賞出土漆器之光鑑完整,在福州尋得生漆這種民間老傳統,終而將我的藝術生命帶入一個高峰再創。

 

二零零九年國美館為我舉辦個展中,提出的藝術評價:「李錫奇不只是一個創作者,他為台灣現代藝術推廣與引介留下的蹤跡,絕無法抹滅」。「在台灣現代藝術歷史裡,李錫奇的親歷性、延續性,除了是一個具體而微的縮影,也是一個時代的創作者。」

 

作為一個離鄉五十多年的藝術創作者,在中外任何展覽中、都不忘強調自己是金門人,為刺激提振家鄉的文化藝術能量、多次帶領兩岸及國際藝術人士組團,回金門推出「兩岸三地文學之旅」「金門詩酒節」「碉堡藝術展」「台灣現代畫洄游海上絲路」等活動,倡設金門現代美術館,打造金門和平聖地。 

 

三十年前金門處於戰爭的引爆點,金門百姓生活在恐懼的陰影下。三十年後的今天;烽火過後,風雨千年,浯島渾厚的紅土早已綻放新綠。那傷過、痛過、哭泣過日子已成為身後零亂腳步。金門必須從殺戮戰場的陰影走出來。在今日台灣仍存在的意識形態中,金門的純中華主義,沒有藍綠之分的顧忌,正好成為兩岸和平的潤滑劑。

 

回顧前塵,日子漫長又覺時光如梭。走過戰火,飽嚐歲月的苦澀艱辛,然而一路上總有貴人相助,友情相挺,因此特別要感謝這麼多真情相待的朋友及我的家人。他們的愛豐富了我的人生,在藝術創作的漫漫長路,有花香瀰漫,歡笑相伴,不致寂寞孤單、因為他們的鼓舞,成為我不懈的後盾。

本位/變異/新發
──藝壇「變調鳥」李錫奇的藝術歷程與成就
文/蕭瓊瑞

 

 

1950年代末期發軔、1960年代中期達於高峰的台灣現代繪畫運動,李錫奇是一位重要的參與者。這個運動,改變了台灣當時的創作風向;從近代中國的角度言,也是一次徹底巔覆「寫實」、「改革」思維,進入「變異」、「新發」的典範革命時代。近半世紀的時光流逝,當年的革命小子如今都已成了髮鬢飛白的一代巨匠;然而在巨匠身影的榮光中,仍能維持生猛創作活力者,李錫奇無疑是少數中的一位。

 

■生平簡史

1938年,生於福建金門古寧頭北山的李錫奇,幼年是在戰爭的陰影中度過。1956年,離鄉保送台北師範(今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藝師科。在學期間,即以突出的藝術才華,獲得同儕的推重;除於二年級時,即舉辦該校有史以來的首次學生個展外,三年級時,作品也入選當時頗受看重的「自由中國美展」。1958年,北師畢業,適逢「八二三炮戰」爆發,乃未返鄉服務,滯留台灣任教;並舉家遷台,落居板橋,獨力負起家計重任。同年(1958),與楊英風、陳庭詩、秦松、江漢東等人,共組「現代版畫會」,和前此一年成立的「五月畫會」、「東方畫會」,成為推動台灣現代藝術運動最重要的前衛團體。李錫奇稍後也同時加入「東方畫會」的展出,成為該畫會後期重要的主力成員。

 

1964年,以版畫作品參展日本東京第四屆國際版畫展,榮獲「推薦獎」; 受邀赴日出席開幕,並獲中日藝評家推崇。

 

1966年,參與推動第一屆台北現代藝術季於中美文化中心;這是一次由詩人與畫家聯合推出的跨界藝術活動,也因此機緣,於隔年(1967)結識詩人古月(胡玉衡),並於同年結婚,成為詩壇畫壇的一樁美談。

 

1969年,人類首次登月成功,李錫奇和夫人共同發表〈月之祭〉詩畫創作,追悼中國詩人、畫家心中美麗月亮之死亡,膾炙藝壇。同年,其版畫作品〈本位〉獲得日本東京第五屆國際青年藝術家展的「評論家獎」;同時,又獲菲律賓第二屆亞洲版畫展「第二大獎」,聲譽日隆。

 

1973年,在台北故宮博物院首見懷素〈自述帖〉,深受感動,獲得啟發,展開書法性風格的系列創作。1976年,首次赴美,受到當時超寫實主義畫家影響,開始使用噴槍作畫;這也使李錫奇逐漸脫離「版畫家」身份,以油彩作為媒材,但始終保持「間接性」的創作特質。

噴槍的使用,讓李錫奇開啟了另一個嶄新的創作階段,也成就了他尺幅浩大的「大書法」系列作品,〔向懷素致敬〕等,都是此時期之代表性力作。

 

1970年代末期,李錫奇在個人創作外,投注大量心力於現代藝術的推廣與介紹,先後主持版畫家畫廊(1978-)、一畫廊(1983-)、環亞藝術中心(1985-),以及三原色畫廊(1987-)等,許多重要藝術家的在台首展,乃至生平首展,都是在這些畫廊中舉辦,包括:趙無極、李仲生,及大陸畫家黃永玉、石虎、劉萬年、舒春光......等等,這是李錫奇對台灣戰後美術運動的另一重大貢獻。

 

1990年,結束畫廊工作,前往湖北荊州美術館參觀,乍見楚文化魅力,並對漆畫產生興趣,進而展開研究,也自此進入他個人創作的另一高峰,迄今仍持續散發生猛強勁創作活力。近年來,其個人大型展覽,在上海、福建、北京、台北、廣州等地巡迴,愈發吸引世人對其藝術的認識與瞭解。

 

■創作歷程

簡要分析李錫奇一甲子的創作歷程,大致可分為如下數個階段:

 

(一)歷史.滄桑(1958-1961)

從1958年的初出校門,以迄1969年的同時榮獲國內外數個大獎,是李錫奇藝術生涯的第一個階段。這段期間,李錫奇充份展現了他靈思不斷、樣貌多變的藝術特質,贏得「畫壇變調鳥」的美稱。

此一階段,最早被認識、且具代表性的作品有:〔山城〕、〔寂寞的秦淮河〕、〔失落的阿房宮〕等系列線條式木刻版畫。 

這些作品,從1958年延續到1963年間,主要係以建築物的造型為基調,以連綿不斷的黑線條為語彙,進行一種結構化、平面化、韻律化的組合。早期的畫面較粗獷、質樸,有明顯來自「漢畫像磚」刻紋影響的痕跡,之後以西方城堡為主題的作品,則顯得典雅、亮麗,而明快。

 

(二)爆發.行動(1962-1964) 

1961年前後,李錫奇在持續從事前提半具象的建物線條版畫創作的同時,也開始嘗試一些完全抽象的創作。這是他第一次的變異,開始放棄以往先行「構圖」、「刻版」,再「印刷」的傳統技法,改採直接拓印的方式。

這些拓印版畫,從嚴格的角度言,並不具備「複數性」的版畫要求。開始的時候,李錫奇是使用一些紗布和甘蔗板為媒介,利用紗布可折疊的特性和甘蔗板粗糙的紋理,以及油、水相斥的原理,再加上熨斗的燙壓,創作出一種新鮮而強烈的視覺效果,猶如敦煌壁畫的斑駁。之後,由於入伍服役,利用軍中降落傘的粗陋布質,剪成長條形狀,可以在畫面上進行扭轉、重疊,甚至是拍打,甩動,產生了更具衝擊性與爆發力的視覺效果,而降落傘布紋所壓印出來的肌理,古拙如老榕樹根、堅實如千年岩石、濃烈如金門高梁。

 

(三)普普、本位(1965-1969) 

1965年間,當同時代許多倡導現代藝術的畫家們,紛紛向中國文人傳統的水墨美學尋求借鑑的時刻,李錫奇卻將他「中國」、「傳統」的觸角,開始伸向民間,且是向俗民生活層面的休閒娛樂---賭具,尋找生命,成就了他的「賭具系列」作品。

李錫奇是台灣現代藝術運動中,第一個以反傳統、反繪畫性,及反格律的行動,來完成一種既是傳統、又是繪畫性、也充滿格律化趣味作品的人。同時,他也是台灣最早以現成物來從事複合美術創作的藝術家之一。

同時期,李錫奇在版畫創作上,又將來自歐普的影響,轉型成一些色層變化的平面方圓造型。這些乍看類似圖案設計的作品,是整齊而規則地畫在一些五十號大小的畫布上,色彩大多使用紅色與藍色,這是典型的中國色彩。明顯地,李錫奇在美國的歐普藝術與中國傳統廟宇彩繪「岔口一面暈」的技法中,再次進行了一項大膽的冒險行動。 

1969年,李錫奇即以這些版畫創作,同時獲得了日本「國際青年美術家展」的「評論家獎」、菲律賓第二屆國際版畫展的第二大獎,以及中華民國畫學會所頒給的版畫「金爵獎」。

 

(四)月之祭.時光行(1970-1980)

李錫奇藝術行動的第四個階段,可以1970年在第13屆「現代版畫展」中發表的「月」系列為起始。這個階段儘管還包括了「月之祭」、「時光行」、「生命的動感」(又稱「霓虹」)、「頓悟」(又稱「向懷素致敬」)、「臨界點」等幾個較小的階段,但因為這個階段主要的靈感和主題,都是來自於「書法」的變奏,因此可以統稱為「大書法系列」。

會以「月」作為作品主題,實緣於前此一年(1969),美國太空人的登陸月球,掀開了中國詩人千古以來歌頌神往的月亮面紗,證實她只不過是一塊佈滿窟窿的單調岩石;科學的成就粉碎了文學藝術美麗的夢想。李錫奇和詩人妻子,面對這種心靈故鄉的幻滅,決定以作品來哀悼這份美好的傳說,甚至延續一些美好的想像。

書法系列的展開,也使原本屬於民俗的李錫奇,自此邁入較為文學、士人的美學領域。此後展開的「大書法系列」,前後約近廿年的時間,是李錫奇創作生涯中,最為典雅、精緻,也是最富文學氣質的一段時間。李錫奇脫離了青少年的狂野,進入了中年的溫柔、婉約與成熟。

1976年3月李氏有了一趟新大陸之旅。在這趟旅程中,李錫奇見到了早期在台灣共同推動現代繪畫運動的一些畫友,他們正受到美國超寫實主義的影響,放下畫筆,改以噴槍,進行一種精細到幾乎沒有筆觸的大尺幅繪畫。這種噴槍作畫的方式,事實上極接近版畫「間接性」的創作型態,因此也帶給李錫奇極大的興趣,開始思考這種新工具、新技法在自己創作上的可能性。

 

(五)新傳統.後現代(1981-1990)

1982年,李錫奇受邀香港講學一年。兩年後(1984),即發表「生命的動感」系列,又稱「霓虹」系列。這是以一些較明艷、平行排列的線條所構成的作品;在這個系列中,李錫奇已完全拋棄版畫的技法,噴槍的使用,使得畫面的尺幅得以大幅地擴大。1986年於環亞藝術中心舉行的大規模個展,有創作30年回顧展的意義,作品的主題是「頓悟」系列,又稱「向懷素致敬」。

原本在「生命的動感」系列中喧騰、外現的不安與浮躁,在「頓悟」系列中,一下子沈靜了下來;靜寂的浩大空間中,一縷細瘦的線條,起承轉合的書寫著某種文明的奧秘。猶如黑夜裡,孩童手持線香,香頭的微點星火,在空中搖動書寫所畫下來的線條;雖是遊戲之舉,卻有一種莊嚴的心情。這正是李錫奇自述其觀賞懷素草書,所勾引起的童年經驗記憶。

「頓悟」系列,無疑又是李錫奇藝術行動的又一次高峰。在創作行為中,他以極端的知性,表達了東方自由不羈的精神境界。

 

(六)後本位.老漆畫(1991-2000)

1990年,李錫奇結束長達12年的畫廊經營後,有機會前往湖北荊州美術館參觀,乍見楚文化的魅力,同時引發了對「漆畫」的興趣。

1991年,以漆畫技法完成的「遠古的記憶」系列,終於和觀眾見面。亮麗與古拙並呈、沈鬱與鮮活交錯,猶如一組組似近還遠、既鮮明又逐漸淡遠模糊的遠古記憶。

一般工匠在製作「漆畫」時,為求光亮平坦,往往要避免生漆的堆疊過多,以免結成皺紋;畫後,又要多次打磨,直到完全滑平坦為止,所以也稱「磨漆畫」,一旦作品表面產生皺紋,則被視為嚴重的失敗。但李錫奇偏偏看重這種生漆因堆疊過多、急遽收縮後所造成的特殊皺紋質感。觀賞李錫奇這批漆畫,猶如回到神秘的原始部落,人聲應和著鼓聲、打擊樂,在熊熊火光照耀下,搬演著一齣齣莊嚴、神聖的古老儀式。 

至於另一批以水墨作成的作品,則是李錫奇少見的手繪成品。經由特殊的裱貼方式,水性與油漆交疊,透露了宣紙底下木板與底漆的質感,呈顯出一種歲月流逝、斑駁、蒼老的古痕。書法性的線條,不再獨舞,而是退隱到一些暈渲的水墨與含蓄的色彩深處,向我們傳來似近還遠、飄忽不定的歌聲,細訴著「記憶的傳說」,這些作品,也成為後來「墨語」系列的原型。

1996年之後的作品,除了透過生漆濃稠皺紋與平坦亮潔的質感對比外,亦有反光亮面與吸光素面的對比;同時再加入紅、黑、金、銀的色彩對比,時而如傳統春聯的喜慶意象,時而如現代多瑩幕電視的時空並呈。繪畫、書法、設計、工藝各種領域,固有的界限,都在藝術家的靈思巧手下,解除蕃籬,進行有如90年代台灣政治的「大和解」遊戲。

 

(七)浮生.十帖(2000-2003)

李錫奇的漆畫創作階段,經歷 「遠古的記憶系列」、「鬱黑系列」、「後本位系列」、「再本位系列」,2002年假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國家畫廊,再推出「浮生十帖」特展。李錫奇透過這些可分可合、可拆解可重組的拼合式作風,展現了他由深沈、雄渾、瑰麗、炫爛,以至於淡逸、疏遠的心境變化。

李錫奇漆畫創作系列,初期以符號為主體,之後逐漸走向書寫的構成。然而在以書寫為主體的原始構成中,卻透過「解構」、「轉移」、「複合」「模擬」的手法,演繹出諸多不同的面相,而這些手法與特質,又恰恰與二十世紀末葉以來電子文化(Electric Culture)的特性不謀而合。

李錫奇的創作雖沒有使用現代的電子媒體,反而使用古老傳統的手工作法,但李錫奇的創作思維,則是十足現代媒體的思維。在「再本位」系列中,李錫奇的形式組構,著重在畫幅的形式拼合上,一如民間「七巧板」的趣味;然而在「浮生十帖」的創作中,形式的拼合已非重點,藝術家關注的焦點,回到畫面語彙的不斷複製與重組。

李錫奇2002年的「浮生十帖」,以十個不設定的主題,形成十個單一或組件的系列作品,畫面的構成明顯地由之前的縱橫瀟洒,轉為淡逸沈穩;色彩也由喜氣的大紅意象,轉為湛藍、淡灰或沈綠的調性。李錫奇在歷經生命的多重轉折與衝刺之後,這似乎是他另一個沈思、自省的沈潛時刻。淡逸的心境,也標誌著生命的成熟與自適,在台灣當時紛擾不休的政局中, 格外顯得靜謐而永恆。

 

(八)本位.新發(2004-2007)

度過沈潛、靜謐的「浮生十帖」,年逾60的李錫奇似乎又找到了生命重新出發、奮戰的力量。

2002年的「浮生十帖」個展之後,瑞士日內瓦在2004年邀請他前往舉行個展,這是李錫奇作品,在國外畫廊較大規模的展出,同時也使他一度往中國傳統深化的創作方向,有機會重新進行一次反省,站在不同的土地上,面對不同文化、種族的觀眾面前,敏銳的藝術家,也開始調整自己發聲的語言。

一趙歐洲展覽回來,李錫奇似乎又找到了新的動力與靈感,在延續之前「後本位」系列的基本理念之際,他的表現,有了一種更為潔簡與自由、多樣的開展。以往許願多未曾使用的色彩,此時順理成章地成為畫面的主調,原本以對比為主要手法的畫面,現在則加入更多同色異階的類比協調。

李錫奇這個時期的創作,一件作品,可以因不同的時空,被拆解、重整為兩件作品;或根本重新組合成完全不同的另一嶄新面貌。但不可忽略的是,他的元素基本上並未改變;變又不變,正是中國易經「不易」、「變易」與「簡易」的基本哲理。而這些哲理化為生活,即是中國民間「七巧板」的遊戲。

這種由「七巧板」或「數位拼貼」出發的創作模式,從90年代末期的「再本位」系列開始,一路發展,在新發系列的作品中,形式更被大量的擴張、延展。似乎作品不再只是在單一、個別的框架中思考,而是更直接地在展出的牆面上創作、生發。曾經在李氏過去作品中出現過的許多語彙,包括布拓版畫的蒼茫、力道,書法的流盪、飄逸,漆畫的平滑、光亮,西方幾何切割的簡潔、知性,在此,都成為新作中眾聲齊發、諸神復活的舞台主角。

 

(九)風起‧水湧(2008-2012)

年近七旬的李錫奇,生命歷程似乎進入一個順遂、豐碩的年代。幾個大型的回顧展,分別在幾個重要的城市舉行過,包括:上海美術館(2005)、福建博物館(2005)、北京中國美術館(2006),以及台北的國父紀念館(2006),而民間畫廊和收藏家也開始對他的作品,有了更多的理解與收藏。加上子女的成長、獨立,這位現代畫壇的闖將、戰士,顯然有幸看到社會對他畢生成就的肯定與推崇。

然而巨匠的榮光並沒有掩蓋掉他創作的火熱。在漆畫的媒材下,李錫奇仍然不斷地開發出型式迥異、風格獨特的系列作品。2008年的「風發本位」系列,整個畫面突然安靜下來,在正方形的構成中,接近低限的畫面,包裹著中央一座似山非山的造型;上方橫過的,應是一朵平靜的雲,但斑駁、缺口、筆直,又如一把出土的上古刀刃,像歷經沙場爭戰的戰士,歸隱童年生長的故鄉。

在這些畫面中,都有一些細緻的色彩變化,平靜猶如一彎自山腳下靜靜流淌而過的溪流,偏偏炫麗多彩又如霞光映照的美麗彩虹。

李錫奇的「風起水湧」系列,重點不在闡釋古人風水數術與原理,而是看重傳統知識中人對自然的敬意與態度,同時呈現自我對生命與自然的理解和態度;那是一種看盡千帆、回歸無有的圓融智慧。

2010年之後,作品轉向較為規整的分割型態,色彩也轉趨內斂,延續之前「本位.新發」的系列創作,顯示這位永遠堅守本位、永遠重新出發的老畫家,永遠不老的心境與活力。

 

■結論

1950年代末期出發的台灣現代藝術家,至今仍保持著生猛創作活力的,李錫奇即使不是僅有,也是少數的一位;當同世代的畫壇朋友,均已進入「風格穩定」的偃息階段,李錫奇的藝術生活,仍像一顆熱氣藹藹的火種,隨時可能蹦發逼人的火花,而生發出一片迷人的焰光。李錫奇的藝術深含強烈的冒險性格與積極的行動力。

李錫奇從出道以來,始終走在大傳統與小傳統之間,他從人文的筆意中找尋靈感,也在庶人的生活智慧中發掘新意。長期以來,他在美術與工藝、繪畫與裝置、賭具與作品、創作與設計、手繪與版印,甚至現代與傳統、中國與西方的刀口上來回穿梭、履險。他曾經使用的媒材及技法,包括:木板、降落傘布、賭具、書法、牌九、骰子、蠟燭、拓印、絹印、噴槍、生漆……等等不一而足;李錫奇是一個媒材的魔術師、也是新技的開發者,更是藝壇上將被永遠記憶的一隻「 變調鳥」。「變調鳥」唱的美麗歌曲,調性或有改變,曲脈卻永遠鮮明一致。

綜觀李錫奇的創作,沒有高深的學問,沒有玄奧的哲思,有的只是一種出人意表的意念,以及由此意念即時付諸實踐的強勁行動。他善於運用媒材,使傳統媒材敘說現代語言;他讓材料、形式、內容彼此之間,由相互對抗、巔覆,而達於對談、和解。他總是在「山窮水盡疑無路」的時刻,適時展開「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新境,生發「風起水湧」的汩汩靈泉。

李錫奇,可以說是中國美術現代化運動在戰後台灣發展歷程中,最具行動力的一位傑出藝術家;也是同時代現代藝術家中,在當今前衛藝術創作手法極度翻新的浪潮下,始終仍能站立浪頭,以不離民族本位的思考,進行多元變異的現代表現,而完全跨越了媒材與藝種拘限、成就動人作品的重要藝術家。

 


本文作者|蕭瓊瑞

蕭瓊瑞,台灣美術史研究者,對台灣美術史整體架構的建立,頗具貢獻,尤擅於課題的開發,重要著作有《五月與東方》、《島民.風俗.畫》、《圖說台灣美術史》、《台灣美術史綱》‥‥等;作為台灣重要的美術史研究者,蕭瓊瑞向來以嚴謹的史實考證、優美的文筆,和敏銳的圖像解讀能力而知名學界;同時在文化行政、公共藝術、博物館學,及古物鑑定等方面,均具聲名。曾任台南市文化局首任局長,現任國立成功大學歷史系所教授。

〔掠過〕1984,紙本絹印版畫,74×48cm

1984年的〔掠過〕,是李錫奇絹印版畫創作臻於高峰時期的作品。前此一年,他才以同系列的作品,獲得韓國第一屆國際版畫展的「湖巖美術館獎」;作品頗獲大眾喜愛,甚至引來不肖畫廊的非法盗版,掀起「智慧財產權」保護問題的討論。

這件作品以紅、藍、黑三個主要的色彩組成,在強烈的明度對比下,在加上以微妙漸層的絹印技巧所造成的彩度變化,形成極為鮮明的空間深度感;猶如一條在暗夜中飄動的彩帶,一面為紅、一面為藍,充滿舞蹈律動性,讓人聯想起中國傳統舞蹈中,隨著少女舞姿變化而起伏晃動的飄帶。

在色彩的變化上,粗看只是紅、藍、黑三色,其實黑色的部份,也並非真正的死黑,而是帶著某種藍調;而色彩交接的邊緣,由於顏色印刷重疊的結果,也呈顯出猶如鑲邊一樣的變化;橫斜的構圖,更打破了長形畫面可能陷入的呆板危機。創作此作的同年,也正是畫家開始籌創非營利性畫廊「一畫廊」的一年。

 

〔大書法9003〕,1990,布上噴彩,136×260cm

1990年的〔大書法9003〕,也可以說是李錫奇以噴槍創作大書法系列的顛峰時期之作。這年結束,李錫奇也就開始將創作的重心轉往漆畫技法的研究。

這件〔大書法9003〕,基本的作法,是從一些歷史的名帖中,以描圖紙取下字形,然後貼在畫布上,以小刀將字形刻除,然後以噴槍噴上色彩。看似簡單又富工藝性的技法,卻在藝術家的巧心安排下,讓字體的變化有粗、有細,有遠、有近,有清晰、有模糊,有流暢、有頓挫……,形成充滿趣味的視覺變化。深暗又帶著細點質感的背景,猶如亙古玄夜的星空,多彩、跳躍、流動的彩色字形,則如暗夜中流竄不息的靈思。畫幅右上的角落,再鈐以一枚長章,章文取自夫人古月詩作〈月之隱〉中的一句:「常欲乘風脫羽而去」,形成全幅焦點,引發更多的聯想與詩情。

 

〔再本位2000-2〕,2000,漆畫,90×112.5cm

1991年之後,李錫奇的創作正式走向漆畫的時代。原本單一畫面的創作,也在很快的時間內,便走入多板拼合的階段。畫面排列組成的可能性,一如中國民間傳統童玩「七巧板」的無限可能;也一如現代數位藝術,不斷重組、拼貼的複數元特質。

這件創作於2000年的〔再本位2000-2〕,基本上是由五條同尺寸的長幅組成,在漆畫光亮平滑的紅、黑底色上,施以金、黃的生皺細線;看似不經意,卻又是如此精準分佈地滑過,簡潔至極、又寓意豐富。這些色彩,都是中國匾額、門聯的基本用色,在李錫奇的轉換之下,仍然保持門與聯的隱隱意象。卻出之以完全現代、抽象的美感形式,允為高手之作。不談現代、不說傳統,現代與傳統自在其中,此之謂「本位」、「再本位」。

 

〔墨語2009-19〕,2009,紙本水墨,109×158cm

早在1992年的「記憶的傳說」系列中,李錫奇已經展開手繪水墨的創作探討;這些作品,經由特殊的裱貼方式,讓水性和油性交疊,透露出宣紙下方木板底漆的質感,呈顯出一種歲月蒼桑、斑駁古味的痕跡。

此後,以水墨作為媒材的創作,始終未斷,並形成「墨語」系列,讓他在當代水墨變相的大洪流中,也占有一席顯明的地位。

2009年的〔墨語2009-19〕,是少數色彩較偏向冷調的作品,龜裂紋的留白,乃至各個塊面的形狀,都讓人極容易聯想起殷商古老的龜甲。除了白色的裂紋,在墨色排筆揮動中,又有如虎皮一般的木紋,增加了畫面豐富的質感。

在當代水墨現代化的過程中,李錫奇的「墨語」系列,創發了完全與眾不同的獨特面貌,成為「變調鳥」另一迷人的音調系統。

 

〔漢采.本位2012-3〕2012,漆畫加綜合媒材,96.5×160cm

〔漢采.本位2012-3〕是李錫奇創作於2012年的最新作品。他之利用生漆皺摺的質感與平滑的亮面相對比的技法,在這件作品中,發揮到達極致。同時,他又以高明度的色彩填空,使得黑漆為主調的作品,產生了極為微妙的視覺空間變化;原本明亮的黃、紅色彩,故意將它們壓在皺黑的網狀底下,至於未被遮掩的一長條黃帶,則如一把鎖匙般的成為全幅的視覺焦點,與畫幅左側的金、紅印章,以及畫幅右下方的簽名章,形成呼應。〔漢采.本位〕的畫作名稱,也呈顯藝術家有意凸顯漢磚拓畫的古樸意味,以及采衣輝煌的莊嚴意象。

1938 

生於金門古寧頭北山村,父親李增丙、母親吳玉瑤,為家中長子。

曾祖父為前清秀才,自祖父開始,以經商為業,經營有成。

 

1944 

入私墊受四書五經啟蒙,此時家業鼎盛。

 

1946 

入華僑捐款設立之私立古寧小學就讀。

 

1950 

就讀金門示範中心小學。

 

1952 

就讀金門中學。

 

1953 

祖母、大姊慘遭逃兵槍殺遇害,並燒毀全家所有。

 

1955 

保送入台北師範學校藝術科。

 

1956 

於台北師範學校二年級時舉辦個展,為校方首次為學生舉辦之個展,亦平生第一次個展。

版畫作品多次刊載於香港「祖國」雜誌封面。

 

1957 

於台北師範學校三年級時,作品入選「自由中國美展」、「學生美展」

參觀台北新聞大樓「東方畫展」首展,深受感動。

 

1958 

北師畢業,因八二三炮戰發生,滯留台灣任教,後舉家遷台落厝於板橋,獨力負起家計重任。

11月與楊英風、秦松、陳庭詩、江漢東、施驛共組「現代版畫會」並舉辦第一屆展。

 

1959 

結識夏陽、霍剛、吳昊於防空洞畫室,暢談藝術。

 

1960 

席德進在香港《中外雜誌》介紹新人新畫,特別撰文〈來自金門的藝術家李錫奇及其版畫〉予以推介。

 

1962 

入伍於台南,創作仍持續末輟。

 

1963 

與席德進同時加入東方畫會,同年東方畫會和現代版畫會在台北聯展。

 

1964 

自軍中退伍,於退伍前為參加國際展覽,曾租台南二王廟祠堂作畫兩個月。

袁德星(楚戈)發表〈存在價值---簡介參加日本國際版畫展的青年畫家李錫奇和他的作品〉(聯合報1964.10.21)一文引介。與韓湘寧赴日參加日木東京第四屆國際版畫展並獲「推薦獎」(第二獎)何政廣譯日本《讀賣新聞》之報導:日本名藝評家評語稱「外務大臣獎後補人李錫奇先生為極具東方哲理精神的表現」。

 

1966 

第一屆現代藝術季展於中美文化中心,由辛鬱、秦松、羅馬、楚戈、李錫奇、顧重光等共同發起。

 

1967 

第二屆現代藝術季,擴大舉辦邀請詩人、音樂家、舞蹈家、畫家於耕莘文教院展出。

結識詩人古月(胡玉衡),並於8月26日結婚。

 

1968 

加入美國視覺藝術中心會員。

 

1969 

人類首登月球,〈本位〉作品獲日本東京第五屆國際青年藝術家展「評論家獎」。

美國華登夫人(海軍醫院院長夫人)及馬立歐、席德進、吳吳、李錫奇共同發起成立「藝術家畫廊」,為台灣首次推動現代藝術發表性之畫廊。

獲菲律賓第二屆亞洲版畫展「第二大獎」。

 

1973 

在故宮見到懷素自述帖深受感動,開始書法性風格創作。

 

1975 

首次到香港參加卜少夫策劃之「中國現代繪畫展」。

 

1976 

首次至美國,並遊歷紐約、舊金山、西雅圖、芝加哥等地,開始以噴槍作畫。

與王藍、席德進、李奇茂、顧獻樑等人出席第一屆韓國漢城亞洲藝術會議。

 

1977 

應紐約聖約翰大學之邀赴美展出,獲舊金山ADl畫廊及UPSTAIR畫廊合同。

 

1978 

與朱為白聯合主持台北版畫家畫廊,推動純學術與發表性現代藝術活動,開幕展參展者為陳庭詩、吳吳、夏陽、楊識宏、朱為白、李錫奇等人。

 

1979 

策劃吳昊首次版畫展。

於版畫家畫廊策劃「第一類接觸」現代畫展,參展者為朱為白、李錫奇、吳昊、徐進良、許坤成、陳正雄、陳世明、楊興生、楊識宏、謝孝德等人。

策劃張義首次在台個展。

策劃郭振昌首次個展。

策劃李仲生首次個展。

策劃日本名版畫家吹田文明版畫展。

策劃陳若曦首次回國展並舉辦座談會。

策劃蕭勤、夏陽、韓湘寧首次回國個展。

策劃江漢東個展。

 

1980 

〈記憶〉一作收錄於Edward Lucie-Smith,"Art in the Seventies",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A Phaidon Book.

 

1981 

策劃全國版畫展,參展者有方向、廖修平、鐘有輝等老中青三代名家。

籌劃日本名版畫家黑崎彰來台展出。

籌劃楚戈首次畫展。

籌劃加拿大現代陶藝展。

籌劃日本曖嘔在台首次畫展。

邀請趙無極夫婦回台於版畫家畫廊舉辦首次展覽、演講及座談,為藝壇當時盛事。

席德進過世。於席氏病危時邀集眾好友與席氏共商後事,決定成立席德進基金會。

應聘擔任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客座講師。

版畫家畫廊結束。

 

1982 

自香港客座返台擔任新象藝術中心藝術顧問。

籌劃視覺詩聯展於新象藝術中心,強調詩與視覺結合表現的運動。

義大利馬賽拉達紀念利馬竇誕辰400週年展。

 

1983 

策組「一畫廊」。

獲韓國第一屆國際版畫展「湖巖美術館獎」。

參與紐約時報名記者包德甫之藝術界座談。

作品被「欣欣畫廊」隨意盜版,聯合藝壇人士召開座談,強調保障藝術品權益之重要。

 

1985 

應環亞企業負責人鄭綿綿之邀主持環亞藝術中心。

籌劃泰國現代畫展。

籌劃霍剛首次回國個展。

籌劃韓國現代藝術家鄭璟娟纖維造型展。

籌劃香港藝術中心「台北現代畫展」參展者有吳昊、朱為白、李祖原、陳世明、莊普、許坤成、謝孝德等,為台灣現代藝術第二次在港大型展出。

籌劃中國水墨畫大展---從傳統到現代,以學術觀點整合海峽兩岸三地之水墨發展。

在港會見大陸畫家黃永玉。

籌劃李小鏡個展於環亞藝術中心。

籌劃香港青年藝術家聯展於環亞藝術中心,參展者有鐘士富、陳有強、阮其可等七位。

籌劃視覺詩十人展。

籌劃小說家七等生首次個展「重回沙河」。

籌劃李祖原水墨展。

 

1987 

與楚戈連袂首次訪問歐洲比利時、法國、義大利、荷蘭。

應舊金山藝術經紀協會之邀,參加由四十個畫廊共同主辦的「舊金山藝術季」。

與朱為白、徐術修合辦「三原色畫廊」,籌劃郭振昌個展,森下慶三個展,比利時法朗.密納爾個展、朱德群個展、大陸木刻版畫群展、大陸現代畫展(陳丹書、木心、張容圖、嚴力、刑菲、艾未未、袁運生等)

 

1988 

籌劃石虎個展、西藏畫家劉萬年個展、卓有瑞、司徒強夫婦個展、舒書光個展、姚慶章個展、杜十三首次觀念藝術展、張玲、雷驤首次發表西藏天祭攝影展,以及大陸五位元老畫家李樺、力群、彥涵、王琦、古元首次在台木刻版畫展。

 

1989 

籌劃秦松首次回國展。

籌劃蔡良飛、盧天炎、劉獻中、連建興個展。

參觀湖北荊州美術館,乍見楚文化魅力,引發對漆畫的興趣並開始研究,與妻子古月出席福建省作協舉辦的海峽詩人節,進一步引發對漆畫的興趣,開始〈遠古的記憶〉等系列的創作。

結束「三原色藝術中心」,專心從事創作。

 

1991 

至福州著手研究漆畫技術,並設立工作室聘任助理長期製作作品。

領團赴大陸主持「北京---台北當代藝術大展」。

出席香港中華文化促進會主辦「中國現代版畫研討會」。

邀請大陸作家劉登翰、袁和平訪問台灣。

 

1993

邀請大陸文藝報名記者應紅訪問台灣及金門。

率團至曼谷主持「台北現代畫展」,並訪問昆明藝術學院與畫家座談。

籌劃「金門文學之旅」。

 

1995 

率團至香港主持「台北現代畫展」,並與大陸香港畫家舉辦「九七後促進兩岸三地現代藝術交流」座談會。

 

1996 

台北賢志文教基金會出版「回音之旅---李錫奇創作評論集」。

出席韓國漢城「四方畫廊」主辦李錫奇畫展,並會見卜栖甫、李斗植、鄭璟娟等韓國重要畫家。

台北市立美術館邀請舉辦「李錫奇創作歷程展」。

策劃「台北現代畫展」於上海美術館。

 

1997 

美國舊金山「彼岸抽象聯展」。

 

1998 

現代「黑」畫聯展於台北帝門畫廊。

「展望二十世紀」於德國盧比克。

「再本位」個展於台北帝門畫廊。

第一屆國際水墨雙年展於大陸深圳。

 

1999 

策劃「台灣檔案---台北現代畫展」於西班牙札拉哥莎。

 

2001 

「本位與對話---台北現代畫展」於上海美術館。

 

2003 

「浮生十帖---錯位.變置.李錫奇」個展於台北歷史博物館。

 

2004 

「金門碉堡藝術館---18個個展」展出「戰爭.賭.和平」作品。

 

2005 

「本位.新發.李錫奇」個展巡迴於上海、福州、北京、台北。

 

2006 

「70.本位.李錫奇」個展於台北國父紀念館。

 

2007 

「浮生、本位、東方情」回顧展於台北首都藝術中心。

 

2008 

「李錫奇意象詩畫展」於板橋林家花園。

「李錫奇漆情墨慾」畫展於台中大象藝術空閒。

參展北京奧林匹克美術大展。

 

2009 

「本位、淬鋒、李錫奇」創作歷程50年於桃園長流美術館。

參展瑞士巴塞爾亞洲藝術博覽會。

「本位、淬鋒、李錫奇」個展於廣州美術館。

亞洲藝術雙年展於台中國立臺灣美術館。

 

2011 

於首都藝術中心舉行「亙古餘韻」個展。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關渡美術館展。

「藝林鼎足」朱為白、廖修平、李錫奇三人聯展台北國父紀念館。

 

2012 

應台灣創價學會之邀參與「文化尋根建構台灣美術百年史」創價文化藝術系列展覽---「越界創新李錫奇的繪畫世界」,於台灣創價學會秀水、鹽埕、景陽、至善等藝文中心巡迴展出。

獲國家文藝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