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照片
藝術家介紹
王鼎鈞 / Wang Ting-chiun

得獎理由
  • 寫作類型包含詩、散文、小說、傳記,特別開拓了散文文類的多重面向。
  • 作品內容議題豐富,反映時代,具歷史視野、文化反思與社會關懷。
  • 持續創作六十餘年,具累積性成就與廣泛影響力。

當年我開始寫文章,本是想學一門手藝,得文學獎,我覺得是由泥水工升格成為建築師。

 

入了這一行以後,才知道這不是手藝,是迷魂藥。學手藝是為了活下去,學藝的人總希望越學越精,哪知道精益求精以後容易犯迷糊,稍一迷糊很可能反而活不下去。當初我們一同學習的小青年,後來有人沾沾自喜的告訴我,幸虧把「那玩藝兒」丟得早。可是我迷了心竅,怎麼也丟不開,就這麼稀里胡塗空中走索,底下也沒有安全網。

 

人一旦走上這根懸空的鐵纜,只有兩個結局,一是半路上掉下來摔死,一是走到終點兩腳著地喘口氣。有時候得個獎,我好像在雲裡霧裡聽到掌聲,知道自己還沒有肝腦塗地,掌聲傳達給我的訊息是,你還可以走下去,你也必須走下去。每隔一段歲月,我確實盼望掌聲,那怕是稀稀落落的掌聲。

 

可是我從沒想到得「國家文藝獎」。回想那些年,國家和文藝有矛盾,彼此都覺得互相妨害,用雜文筆法描述,「有國家沒有文藝,有文藝沒有國家」。起初,文學是我的手藝,我屬於雇主,後來我不甘心只是手藝,就向文藝傾斜。在那關鍵時刻,我「還君明珠雙淚垂」。我不想做烈士,也沒打算做文豪,我只是想把我內在的心靈,轉化為外在的物質,(語文建構),再借著外在的物質,轉化為讀者的心靈,嚶鳴求友,像一隻小鳥,我要的也就是這麼一點點,既不天翻地覆,也非殺人放火。政府「你記得也好,最好你忘掉」。不必鼓勵,也不必禁止

 

「國家文藝獎」是令人仰望的大獎,他既是國家的,又是文藝的,前賢設立這個獎,就是堅決相信文藝良知和國家需要不會相差那麼遠,兩者終於要和諧一致,他們認為終有一天會把這個自新文藝運動以來越纏越緊的糾結解開。我實在沒想到能得到這個大獎,因為我的題材很現實,很敏感,而我不跟風,不排隊,我以為現實環境沒有我的空間。但是我又多麼希望得到台灣文壇的肯定,得到台灣現實社會的包容,也就是說,我多麼希望文藝良知和國家需要終於要和諧一致,。得獎的喜訊傳來,我幾乎要「初聞涕淚滿衣裳」了。這個獎對我的意義是甚麼?我個人的感覺是,在我就木歸土之前,總算可以對國家無罪,對文藝無愧了。

 

當然,我非常感謝。得獎有許多因緣,所有的因緣我不能都知道,一剎那間,多少偶然和必然在我身上集合,不是一個「謝」字可以了得。但是我能做甚麼呢?我的鋼索已經走完,也只有向熱烈的掌聲一鞠躬、再鞠躬!

博深雅健王鼎鈞

文/張春榮

 

生平

 

王鼎鈞(1925—),抗戰末期,輟學從軍。民國三十八年(1949)來臺,曾任《掃蕩報》副刊編輯,中國廣播公司節目編審組長,一九六五年,任《徵信新聞報》主筆,兼「人間」副刊主編。一九七五年出版《開放的人生》、《人生試金石》,與隔年《我們現代人》,合稱「人生三書」,膾炙人口,為當時中學生極佳的課外讀物。

 

一九七八年,應美國西東大學之邀,擔任雙語教程中心中文編輯,定居紐約,專事寫作。大抵發皇於《碎琉璃》(1978年),揚輝於《左心房漩渦》(1988年)翻轉於《隨緣破密》(1977年,後改名《黑色聖經》),震撼於「回憶四部曲」:《昨天的雲》(1992年)、《怒目少年》(1995年)、《關山奪路》(2005年)、《文學江湖》(2009年),擲地有聲,求異求好,自成博深雅健書寫風格;迄今為鄉愁散文、自傳散文、歷史散文、兼類散文的經典。先後獲行政院新聞局優良圖書金鼎獎、中國時報散文推薦獎、吳魯芹散文獎、國家文藝獎。

王鼎鈞,創作力以散文為主,多管齊下,兼及論述賞析、短篇小說、詩、廣播劇。可謂根深實茂,意匠縱橫,筆端有力;包括近年出版《桃花流水杳然去》、《度有涯日記》(2012年)、《古文觀止化讀》(2013年),計四十四冊。食古能化,因舊生新,融漂流意識為中國百年變動書寫,化語錄小品為現代新穎續述;質感與美感俱進,堪稱現當代散文大家。

 

藝術特色

 

王鼎鈞是現當代散文的大家,與余光中並稱為「臺灣散文天宇上的雙子星座」,以跨越半世紀的筆耕,自民國五十二年迄今,展開四十四冊的厚重書寫;凝視「時代的亂離,戰爭的殘酷,飄泊的滄桑」;他沽心煮字,植樹成林,自成一片鬱蒼廣闊的長青林,蔚為源泉活水的亮麗風景,召喚莘莘學子的眼睛。 

 

閱讀欣賞王鼎鈞,最主要的進路有三:第一、自形音義的感知上,體現他靈光乍顯的趣味;第二、自意象的感染上,領會他「景語、情語、理語」的豐富美感;第三、自人生的感悟上,洞悉他「人與社會、人與自然、人與宗教」的深刻質感。

 

(一)形音義的多元感知

 

王鼎鈞是巨大的發光體,任何事物在他的腕底筆端,無不折射出更明亮更清晰的光點;大凡常見的一字一詞,在他凝定透視中,閃現新的詮釋,超常的見解。如:

 


1.靠山靠水都靠不住,只有自己的本領最真實。你看,「靠」這個字的結構已經明明白白「告」訴你依賴他人的念頭殊屬「非」是。(《人生試金石‧靠不住》)

2.對於各地惠然肯來的名醫,這裡奉上幾句話,是祝詞,也是箴言:「醫者一也,惟精惟一;醫者義也,必有仁義;醫者宜也,因病制宜;醫者藝也,神乎其藝。」(《滄海幾顆珠‧東方與西方》)

3.我是異鄉養大的孤兒,我懷念故鄉,但是感激我居過住過的每一個地方。啊,故鄉,故鄉是什麼,所有的故鄉都從異鄉演變而來,故鄉是祖先流浪的最後一站!(《左心房漩渦‧水心》)

 

第一例中自「靠」字形加以解析,指出「靠人為非」的聯想深義。不管如何「靠山靠水」也要「靠自己雙手」,再怎麼「靠父靠母」終究要「靠自己扛起」,只有「自助」才能有人助、天助。第二例對於「醫生」,高揭「醫者箴言」,主張真正名醫當「惟精惟一」、「必有仁義」、「因病制宜」、「神乎其藝」的理想,杏林揚芳,救人濟世,展現「現代華陀」的格局與高度,絕非拿人命開玩笑。 

 

至於第三例,針對「故鄉」,在自問自答中,提出自己深刻的解釋、判斷:「故鄉是祖先流浪的最後一站」,充滿動態的辯證剖析。「故鄉」是祖先流浪的「終點」,卻是我流浪的「起點」;在離散飄泊中,當年的「故鄉」是回不去了,回得去的是「心」的懷念與示現。如今只剩「異鄉的腳,故鄉的心」,如今只能落地生根;腳在哪裡,故鄉就在哪裡;心在哪裡,家就在哪裡。值此亂離的無奈,只能唱出變動世代中悲涼深沉的歌聲。

 

(二)意象顯影的感染

 

意象是作家「畫面情境」的魔法棒。藉由具象畫境,作家由情生文,由理生事,形塑充滿活力的語言建構,讓讀者悠遊其中,深有所感。因此,大凡抽象概念在王鼎鈞筆下均成為繽紛生動的意象。如:

 


1.如果成功是一把梯子,運氣是梯子兩邊的直柱,才能便是中間的橫木。(《開放的人生‧才命》)

2.初戀如麻醉劑,戀愛如興奮劑,婚姻如鎮定劑。鎮定劑使人由非常狀態回到平常狀態,麻醉劑與興奮劑使人由平常狀態進入非常狀態。非常狀態不能持久。(《意識流》)

3.命運給我們一顆球根,我們使它成為一粒種子;命運給我們一堆落葉,我們使它成為肥料;命運讓我們做破銅爛鐵,我們偏要化為一件古董。(《葡萄熟了‧百感交集》)

 

第一例中藉由相關聯想,藉由梯子的架構,強調「成功是運氣加能力」。只有靠能力,才能一步一步踏向成功的頂端;但仍要靠運氣,才能在「天時、地利、人和」中呈現最佳的狀態,因緣俱足,水到渠成。第二例藉由「麻醉劑」、「興奮劑」、「鎮定劑」的譬喻比較,強調「初戀」、「戀愛」的激情浪漫,忽忽如狂;而婚姻是由雲端走下人間,由浪漫走回現實;懂得三者之間的異同,才是感情生活的達人。 

 

反觀第三例,將「命運」形象化,在轉化與排比的敘述中,點出面對命運的積極意義。所謂「命是老天給的,運是自己給的」,真正的「生活智慧王」,要能隨順因緣,創造機會。是故,一旦積極面對,轉念造境,善用活化,所有危機都成轉機,所有壓力均成動力;縱然跌落谷底,可以觸底反彈,終能開低走高,止跌反升,開拓新局。王鼎鈞似此書寫,適可和西方諺語:「當命運遞給我們一顆檸檬時,讓我們設法做出一杯檸檬汁」相互輝映。

 

(三)人生哲理的感悟

 

王鼎鈞人生哲理的感悟,立足於弔詭的深度透視與宗教情懷的高度堅持;面對生命中相反相成的深刻真實,王鼎鈞堅持向上向善的力量,既抒寫困境,更上揚紓解,直指真善的境界。他指出:

 


1.生命就是上帝派遣一個靈魂到世上來受苦,然後死亡。可是由於這個人的努力,他所受過苦,後人不必再受。(《開放人生‧考證》)

2.上帝派了多少使者來,反覆不斷的幫助我們,教我們如何面對失去,甚至如何主動的勇於失去。失去是另一種形式的獲得,上帝使信他的人「得」也有福,「失」也有福。這的確是「福音」。(《桃花流水杳然去‧宗教與人生》)

 

第一例強調「鐵肩擔道義」的宗教情懷,燃燒自己,照亮別人,也照亮後人;這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人格典範,朗照歷史時空。第二例剖析「福音」的真諦,在於勇於獲得,展現勇鋭面對、毅然承擔的強度。由其需知「得失之間,弔詭變化」,禍福相倚,因果相成;王鼎鈞進一步詮釋道:「『外在』的失可以是『內在』的得,『明在』的失可以是『暗在』的得」,宜自宏觀視野,加以全面照見,整體把握「福音」的積極之音。

 


3.我常說,每一層地獄裡都有一個天使,問題是你如何遇見他。每一層天堂上都有一個魔鬼,問題是你如何躲開他。(《心靈與宗教信仰‧感恩見證》)

4.先賢又說,你與其送他一條魚,不如告訴他怎樣釣魚。也許我們可以補充,他有了魚以後,你還得告訴他烹調的方法,他有了方法以後,你還得告訴他更好的方法。如果他學不會,你就做給他吃。(《桃花流水沓然去‧從飲食到文學》)

 

因此,第三例中強調無時無刻要能睿智處置,「親天使,遠魔鬼」;修善斷惡,讓生命得以向上向善,充滿法喜。第四例中強調「知性助人」,貴在讓對方成長,獨當一面。如果對方真的「力有所未逮」,則不必再苛責,應幫他一把,拉他一把,綻放愛的光輝。

 

「鼎公」以文學為志業,主張「文學四願」:「文心無語誓願通,文路無盡誓願行,文境無上誓願登,文運無常誓願興」,自文字的探索上,取精用宏,開拓形音義的彈性空間,豐富書寫的藝術性;自文體、文化的跨越中,會通並蓄,展現「寓言散文」、「歷史散文」、「自傳散文」、「宗教散文」、「兼類散文」等優質書寫,備受好評。

 

現代散文的豐饒成就

 

王鼎鈞學涉多方,筆耕不輟。成長的豐厚歷練,讓他文心燦發,釀花成蜜,食桑吐絲,由狹義散文走向廣義散文,自成翠綠凝碧的欣欣原野。尤其身受「七個國家,五種文化,三種制度」的深刻撞擊,積澱深化,取精用宏,撞擊出「筆端有力任縱橫」的豐饒書寫;深耕廣披,進而植樹成林,種樹引鳥,開拓出一片仰止驚嘆的長青林。於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風動波振,源泉滾滾,終成迄今曖曖含光的文學風景;慢工出細活,雕龍雕神,遂能泰山日出,膏沃光曄,散發迷人的魅力。

 

自一九七○起,王鼎鈞已為臺灣文學選集中閃亮的名字,自余光中等編《中華現代文學大系》(巨人,1972)、管管等編《中國當代十大散文家選集》(源成,1977)、楊牧編《現代中國散文選I》(洪範,1981)、齊邦媛編《中國現代文學選集》(爾雅,1984)、李豐楙等編《中國現代散文選析》(長安,1985)至今,屢見不鮮。而大陸自八○年代末,分別有徐學編《隔海說書:臺灣散文十家》(廈門大學,1988)、樓肇明編《八十年代臺灣散文選》(浙江文藝,1991)、伊始編《臺灣八大家》(浙江文藝,1994)、劉菊香、石翔編《臺港名家散文精品鑑賞》(春風文藝,1994)、汪文頂主編《中國現代文學經典(1917-2000)》第四冊(北京大學,2007)等,則一再聚焦。此外,在現當代文學史中,王鼎鈞已佔一席之地。如王晉民《臺灣當代文學》(廣西人民,1986)、白少帆等《現代臺灣文學史》(遼寧大學,1987)、公仲、汪義生《臺灣新文學史初編》(江西人民,1989)、喬福生、謝洪杰《二十世紀中國文學》(杭州大學,1992)、皮述民等《二十世紀中國新文學史》(駱駝,1997)、朱棟霖等《二十世紀中國文學史》(文史哲,2000)、林文寶等《臺灣文學》(萬卷樓,2001)、古繼堂《簡明臺灣文學史》(時事,2002)、張振金《中國當代散文史》(人民文學,2003)、方忠《20世紀臺灣文學史論》(百花文藝,2004)、黃萬華《中國與海外:20世紀漢語文學史論》(百花文藝,2006)、范培松《中國散文史》(江蘇教育,2008)、陳芳明《台灣新文學史》(聯經,2011)等,以及林非主編《中國散文大辭典》(中洲古籍,1997),均先後對王鼎鈞的散文成就,自繼往開來的時空座標中分析比較、爬梳歸納,給予明確定位。

 

王鼎鈞書寫的成就,兩岸三地譽聲鵲起,如:黃萬華讚其為「讓後人難以逾越的散文高峰」,樓肇明謂其為「台灣散文天宇上的雙子星」,喻大翔、谷方彩指其為「世界華文重量級作家」,古遠清道其為「台灣一流散文家」,沈謙稱其為「二十世紀臺灣散文第一大家」,隱地歎其為「這一代中國人的眼睛」,亮軒推其為「情感世界交響樂團的超級指揮家」、席慕蓉斷定其「回憶四部曲已成經典」,阿盛謂其「靈活洗鍊功力厚」,瘂弦以「散文大師」視之,柯慶明以「活水源頭」尊之,洪淑苓以「散文魔法書」譽之;張瑞芬逕謂為臺灣當代散文的「必備經典款」,張堂錡稱其為當代文學的「一頁傳奇」,黃雅莉敬其為「透視一切的智者」;推崇備至,不一而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文作者|張春榮小檔案

臺師大國文研究所博士。現為北教大語文與創作系所專任教授、臺師大國文系兼任教授。有著評論集《文心萬彩:王鼎鈞的書寫藝術》、《極短篇的理論與創作》、《實用修辭寫作學》、《作文教學風向球》、《現代修辭學》,小說集《含羞草的歲月》、《狂鞋》,散文集《鴿子飛來》、《青鳥蓮花》,編選《臺灣現當代作家研究資料彙編:王鼎鈞》。並與顏藹珠老師合著《世界名人智慧語》、《電影智慧語》、《英語修辭學》等十冊。曾獲中外文學散文獎、中華日報文學獎,省新聞處甄選散文獎,臺灣新聞報散文獎,中國語文獎章,《中央日報》文學獎、中國文藝協會文學評論獎,北教大優良教學獎、北教大教師教材與教學著作獎,國科會100、101年度大專校院特殊優秀人才獎勵。

《失樓台》

 

〈失樓台〉一文選自《碎琉璃》(一九七八,九歌。一九八二,自印),為作者童年自傳式散文,並見其散文精選集《風雨陰晴》(二○○○,爾雅)。「碎琉璃」三字,意指「從來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碎」之無常變化,浮動美麗的哀愁,映射出傷逝追念,搖曳著縱深的知感。篇名〈失樓台〉,則為作者動盪世代中的生命剪影,純真之眼的藝術取樣。文中雖說僅「敘述一件曾發生的事情,真有那麼一座樓,它真的那樣塌了,那件事到現在三十多年了,已經四十年了」(《風雨陰晴》頁一七六),然寓意深遠;隱隱約約暗示家國「霧失樓台」(秦觀〈踏沙行〉)的深遠無奈,體現「月迷津渡」的蒼茫氛圍,沾染亂離之音的悲響,為其文化鄉愁的代表作之一。全篇在寫實與象徵的雙重組合裡,自成厚重文本(Thick text),弦音交響之際,耐人尋味,誠為其「五十而深知文心」的名篇。

 

論及全篇象徵,可以自憂患世局的託意上加以尋繹,擴而言之,亦可以自篳路藍縷薪火相傳的精神上加以詮釋。於是,樓台是輝煌過的中國,樓台「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悄悄蹲下來,坐在地上,半坐半臥,得到徹底的休息」,是階段性的完成,沉潛轉化的契機。「外祖母」係飽經風霜的歷史老大,一朵暗自綻放馨香的蘭花,舊命維新的見證者。「舅舅」代表生命被逼絕境的新生力量,彰顯割捨之必要,孤獨勇銳之必要,開創嶄新格局之必要。而「我」則朗照這樣縱深的堅定信念,繼續前進,永懷希望。凡此不同的解說,正是〈失樓台〉「小面積,大負載」的暗示魅力。

 

《左心房漩渦》

 

如果說《左心房漩渦》書名,道出作者去國懷鄉的翻攪深情,無疑「漩渦」二字也道出作者文字藝術的紋理變化。就全書文章風格而言,作者以排比的形式為基調,如天風海雨般展開昂揚氣勢,情思綿綿波湧,互為激盪捲雪,撼動讀者平靜的心靈,拓寬讀者狹窄的視野。

 

其次,仔細檢查作者運用排比,絕非機械式的並列、堆砌,而為整齊中綜橫變化,自成遒勁富麗的迷人風采。於是排比中,結合擬人化;排比中,結合移覺手法;進而,排比中結合頂真技巧;排比中結合層遞技巧,層層逼進推論;無不極其能事,展現文字藝術的魅力。

 

大抵《左心房漩渦》全書,承繼作者《碎琉璃》、《海中天涯中國人》、《看不透的城市》散文中敘事抒情的寫作方式;然在《左心房漩渦》中,特別能突顯作者如江水般宏觀的情懷,如江花般清秀的文采;下筆之際,撫三岸時空於胸臆,置一己漂泊於今昔異域,遂成散文流域中極動人極雄辯的文字漩渦。

 

《黑暗聖經》

 

從「人生三書」(《開放的人生》、《人生試金石》、《我們現代人》)至《碎琉璃》、《左心房漩渦》,王鼎鈞展開他散文錯綜複雜變化的藝術新境,而後至《昨天的雲》、《怒目少年》,由繁華豐盈返璞歸真;逮及《隨緣破密》(一九九七,爾雅)陡然又為之一變,完全顛覆以往散文風貌,讓我們在駭然之餘,訝視老樹奇花的異姿妍態;更在喝慣「人生三書」(分別一九七五年七月、一九七五年十二月、一九七六年十月)這類清涼解渴的益世小品之餘,不禁懷疑要問:這是同一作家的保證品牌嗎?然而,事實擺在眼前,事隔二十一年後的今天,王鼎鈞竟用這鍋嗆鼻沁汗的麻辣,征服讀者的味蕾,讓讀者熱汗涔涔,大呼:「帶勁!夠味!正點!過癮!」逮及驚定回神之際,細細揣摩,則不得不對作者的「另類」演出,刮目相看。二○○八年改名為《黑暗聖經》。

 

全書秉持「人心唯危,道心唯微」的心法相傳,以傳統文化為根柢,時異事異為向度;輔以故事新詮,佐以耳聞目見,提煉出一冊教戰守策,可施之於商場官場、立身處世、及文學創作上。此書係作者「三合一」歷經長年研發的綜合新品,可為商場官場的真言要訣,亦可為立身處世的調整與借鏡,更可為文學創作上敘述說理的極佳範本。而讀者如何自其中打通任督二脈,猛志精進,則端看個人的運用。

 

《千手捕蝶》

 

《千手捕蝶》為王鼎鈞第三十四本文集。輯一「千手捕蝶」,計三十九篇,似哲理小品,又似寓言,像禪宗公案,又像不斷調整新貌的極短篇,難定一格。大抵「千手捕蝶」跨乎文類之間,千蝶盈睫,萬斑映衫,聯翩乍顯;盡是「出人意外」,盡多「言外之意」;挑戰讀者的閱讀經驗,召喚積極品味的心靈。輯二「所謂遺忘」,計二十三則,隨興抒懷,意走會心,全屬凌空飛來,入眼經心之瞬間感悟。「所謂遺忘」全無龐大沛然之萬鈞,卻有靈珠自握的分明;分明逗引讀者釋放設防的心思,隨意瀏覽;三彎四轉,俯仰回眸之際,照見天光雲影,心逐顏開,精神為之一振。

 

讀《千手捕蝶》有三個途徑:第一、取作者「人生三書」(《開放的人生》、《人生試金石》、《我們現代人》)與本書相較。第二、取作者《靈感》與本書參照。第三、取作者《文學種籽》與此書合觀。藉由以上三個途徑,三種閱讀方法,相信在欣賞書中「千手捕蝶」曼妙姿影外,可登堂一窺作者「如何」千手捕蝶,「如何」練就這套本領的竅門,甚而觀摩相善,由讀者變作者,躋身為現代文學「捕蝶」好手。雖說靈犀一點,蝶影飄忽不定,然而運用之妙,源於「千手」的精進功夫;只要有「千手」的藝境,翩翩蝶影將悠悠幻化花間,繽紛盈懷。

 

「回憶錄四部曲」之四《文學江湖》

 

《文學江湖》的感染力,在於用語極淺,用情極真,用意極深。其中的進路有二:第一,發揮字質的形義之美;第二,活用字質的音義之趣。所謂形義之美,用王鼎鈞的話,則「用畫面思考」(頁84)、「意在內,象在外」(頁98),換言之,即文字的蒙太奇。透過文字的蒙太奇,讓平常話變成有感覺的好話,讓淺語變成讓人有感動的警語。於是,所有的格言都可以再呼吸,再現新風華的意象化;而所有的意象化,不是爭奇鬥豔,而是新手拈來的生活化。

 

其次,《文學江湖》的穿透力,則在由事入理,由景入情中,展現「溫暖的心,冷靜的腦」。第一,往寬處看,活絡思維,別有會心。第二,往高處看,陽光信念,矢志堅持。第三,往遠處看,照見歷史的應然與實然,凝視律動變化的弔詭。

 

隱地謂此書:「從一九四九寫到一九七八年,將近三十年的台灣時光,是他人性的鍛鍊,也是我的浮沉年華,他把我們的時代拉回來。」在這拉回來的時光裡,我們得見王鼎鈞的「人性鍛鍊」,更見他充滿感染力、穿透力的「鍊字」、「鍊句」、「鍊意」、「鍊人」。文學就是江湖,人性就是江湖。

1925 

4月4日生於山東臨沂縣蘭陵鎮。

 

1942

回憶四部曲中《昨天的雲》所寫的「少年時代」。

 

1945

回憶四部曲中《怒目少年》所寫的「流亡學生時代」。

 

1949

回憶四部曲中《關山奪路》所寫的國共內戰他「個人的見證」。

五月,投稿《中央日報》副刊,刊出。

 

1950

為《大華日報》,《自由青年》撰稿。

 

1951

任中廣公司節目部編撰。

三月,參加文協「小說創作研究組」。

 

1954  

任《公論報》副刊主編。

 

1956

任《廣播雜誌》主編。

 

1962

八月,任新北市汐止中學國文教員。

 

1964

與王棣華女士結婚。

 

1965

二月,任《徵信新聞報》主筆,計二十年。

兼任《徵信新聞報》「人間副刊」主編,計二年半。

 

1967

獲中山文藝創作獎。

 

1975

《開放的人生》出版,為隱地爾雅出版社創業第一本新書,迄今銷售四十餘萬冊。

 

1978

九月,赴美任「西東大學」雙語教程中心中文編輯。

 

1981

定居紐約。

 

1984

出版《看不透的城市》、《山裏山外》、《作文七巧》

 

1988

開始「王鼎鈞回憶綠四部曲」寫作計畫。

五月,《左心房漩渦》獲行政院新聞局優良圖書金鼎獎、圖書著作金鼎獎、中國時報文學獎散文推薦獎、吳魯芹散文獎等。

 

1992  

回憶錄四部曲首部《昨天的雲》出版,自印。

 

1995

回憶錄四部曲第二部《怒目少年》出版,自印。

 

1996

撰寫回憶錄四部曲第三部《關山奪路》。

 

1999

以「九九讀書會」名義結合文友帶動文學欣賞,(己解散)。 

出版首部詩集《有詩》,以及散文集《千手捕蝶》、《活到老,真好》。

 

2005

完成《關山奪路》,先前自印之《昨天的雲》、《怒目少年》均改由爾雅出版。

 

2009

完成回憶錄四部曲第四部《文學江湖》,並獲中國時報開卷最好書獎。

 

2010

明道大學舉辦「王鼎均學術研討會」。

 

2012

出版《桃花流水杳然去》、《度有涯日記》。

 

2013

出版《古文觀止化讀》。

北京三聯書店正式取得鼎公授權,印「回憶錄四部曲」。

十二月,張春榮編選《臺灣現當代作家研究資料彙編:王鼎鈞》。

 

2014

六月二十四日,獲第十八屆國家文藝獎。

七月,隱地編《王鼎鈞書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