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文藝獎
National Award for Arts

「國家文藝獎」(原名「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文藝獎」)於1997年依據文化藝術獎助條例第二十條「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應設各類國家文藝獎,定期評審頒給傑出藝術工作者。」訂定「國家文藝獎設置辦法」,由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以下簡稱國藝會)負責辦理。因應生態的現況,針對設置辦法定期檢視修正,以確實符合國家最高榮譽獎項之特殊地位。2015年修訂本辦法為每兩年舉辦。

一、宗旨
國家文藝獎設立之初以獎勵具有累積性成就之傑出工作者為宗旨,在逐年設置辦法的調整後,目前本獎項宗旨中明訂之獎勵對象為「為獎勵具有卓越藝術成就,且持續創作或展演之傑出藝文工作者」,優先考量備選者之藝術創作或演出的專業性及持續性。

二、獎勵類別、金額、名額
國家文藝獎於1997年設立之初的獎勵類別分為文學、美術、音樂、舞蹈、戲劇五類,每類獎勵一名,致贈獎座一座,獎金新台幣60萬元。2003年,增設建築與電影兩項獎勵類別,獎勵總額以五名為限,後於2005年修改為以七名為限,於2009年修訂獎金每名為新台幣100萬元。

三、評選方式
國家文藝獎之備選分為推薦及提名二種方式,評選則分為入圍、各類審查及決審三個階段,提名委員、評審團委員及決審團委員經國藝會董事會遴選組成,獲獎名單經國藝會董事會核定後公布。

四、後續推廣
為了擴大國家文藝獎的影響力與教育意義,國藝會在選拔出得獎人之後,除了舉辦「贈獎典禮」及編印「得獎者專刊」之外,也規劃一系列宣傳及後續推廣活動。

86(1997)年1月25日第一屆第四次董事臨時會制定
86(1997)年12月20日第一屆第九次董事會修正
90(2001)年2月19日第二屆第十一次董事會修正
91(2002)年2月25日第三屆第三次董事會修正
91(2002)年12月23日第三屆第六次董事會修正
92(2003)年9月17日第三屆第九次董事會修正
94(2005)年9月19日第四屆第五次董事會修正
96(2007)年9月17日第四屆第十五次董事會修正
98(2009)年12月14日第五屆第十一次董事會修正
101(2012)年9月10日第六屆第九次董事會修正
103(2014)年9月15日第七屆第五次董事會修正
104(2015)年3月17日第七屆第七次董事會修正

第一條                本辦法依文化藝術獎助條例第二十條規定訂定之。
第二條      設置宗旨:
為獎勵具有卓越藝術成就,且持續創作或展演之傑出藝文工作者,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特設國家文藝獎。
第三條獎勵類別:
為文學、美術、音樂、舞蹈、戲劇、建築、電影七類。
第四條獎勵名額及獎勵金額:
獎勵名額至多七名。每名得獎者獲贈獎座乙座,獎金新台幣壹佰萬元整。
第五條備選資格:
具中華民國國籍者(限個人)。
第六條備選方式:
一、備選方式分為推薦及提名二種方式。
二、前項推薦人由本基金會書面邀請;後者設各類提名委員會擔任。
第七條備選資料:
推薦人或提名人需填具推薦表或提名表外,並應提供被推薦者或被提名者之下列資料:
一、近年重要作品
二、其他參考資料
第八條各類提名委員會、評審團及決審團組成:
提名委員會、評審團及決審團委員由本基金會董事會遴選,其組成如次:
一、提名委員會:依本辦法第三條獎勵類別,設各類提名委員會,由至多五名委員組成,負責提名及確認入圍評審名單。
二、各類評審團:依本辦法第三條獎勵類別,設各類評審團由五至七名委員組成負責審查工作。
三、決審團:由七至九名委員組成,負責決審事宜。
第九條評審方式:
一、分為入圍、各類審查及決審三階段。
二、入圍:由各類提名委員會就推薦及提名名單投票,經出席委員二票同意,始具入圍資格。
三、各類審查:由各類評審團依入圍名單備選人資料評審,並經出席委員三分之二票數通過,推薦每類至多一位候選人進入決審。
四、各類評審團需就推選出之一名候選人撰寫評審報告,提送決審會議。
五、決審:由決審團就決審名單進行決審會議,並經出席委員三分之二票數通過,決定獲獎名單並確認得獎理由。
六、獲獎名單經本基金會董事會核定後公布。
第十條迴避及保密原則:
一、各類提名、評審團及決審團委員應遵守利益迴避並本於公正、嚴謹、守密原則,不得參與同期該類之備選,且對於提名、評審過程及相關資料,均應保密。
二、本基金會董監事及員工於任職期間不得接受推薦及提名,且不得擔任提名、評審團及決審團委員。
第十一條  受理推薦期間:
每兩年受理推薦,自公告日起至當年六月三十日止。
第十二條本辦法經本基金會董事會會議通過後實施,修正時亦同。

歷屆國家文藝獎

回列表

國家文藝獎第10屆獲獎藝術家

柯錫杰

Ko Si-chi

柯錫杰
得獎理由
以高度精準技法和美感直覺,在作品中達到文學「詩的意境」和美學「畫的質感」之完美結合。其攝影風格獨特,凝練率真,出入東、西,跨界純藝術和商業美學。
作品且深富當代人文關懷。他持續創作不懈,引領台灣攝影視野邁向國際。
柯錫杰
得獎感言

“生涯規劃”這四個字,我好像從未做過多的思考,如有人問起,往往我會不知所措。十八歲適逢大戰結束,好不容易從每天做勞動生產的日本學校離開,順而進入知識飢渴的青年期,瘋狂沉浸在文學、音樂的領域中。二十歲時志願當兵,滿懷報效祖國的心情,卻遇到軍中貪腐敗壞的風氣,一氣之下決定逃兵。在歷經一年半的驚險、躲藏,以及自首後十個月的禁閉勞役生活,二十六歲的我總算退伍,這才真正開始走上攝影一途。算算到今年,剛好是執相機滿五十週年,回想起來,一切似乎發生的那麼自然,這種年少的衝動,看似“憨人”,但對我而言,未曾後悔!

我的一生貴人很多,每每出現在關鍵時刻,助我解決了難題。也因此促成了我的樂觀,很容易滿足,卻不太懂得時勢判斷,也不會想在這方面多用神經。有一位我所欽佩的學者,決定推薦我成為「國家文藝獎美術類」候選人,我感到很意外,但對這些支持我的朋友們,始終懷抱著感激。然而,這個決定發生在收件的一週前,工作室的同仁也因此緊鑼密鼓地忙碌起來,終於趕在最後一刻完成送件。

婚後的攝影歲月,內人常問:「我第一,還是你的卡滋卡滋(攝影)第一?」,毫無疑問地,我一定說:「妳才是第一」。但是轉過頭,我就忘了剛剛的承諾。這兩年,內人潔兮以同等藝術家的心境,讓我專心面對我的攝影,而盡力去學習煩人的行政,但逮住機會,她仍然堅持展演我們曾經共同創作的「舞出敦煌」。在過去這兩年間,還協助我籌備出版法、英版攝影專書。在從事攝影工作五十年的今天,這本專集的完成,更顯意義重大。除了內人之外,我也要感謝「Blue Dragon Co.」,和出版社「Cercle d’Art」——這個由畢卡索及他的兩位友人所共同創辦,至今已有六十多年歷史的專業出版社。在編印過程中,對方一直以求好心切的態度,配合許多我所堅持的小細節,展現出高度的耐心。

夫妻和朋友之間的相處,我相信每天欣賞對方的特質,彼此關愛並展現各自的天賦,在生活中增添一點美的感動,累積小小的幸福,我想這就是促使我能不斷創作的動力吧!現在我將邁向七十七,在此時獲獎,使我頓時感到年輕,自己都期待自己有更好的作品出現呢!

但談到攝影在台灣的地位,許多人都很洩氣,尤其是專業攝影人,很難在藝術堅持與社會現實中取得平衡。我曾給自己一句明言:「Do what you want to do, money will follow」。選擇了藝術,我早已習慣從困境中求生存。「國家文藝獎」的殊榮與意義,希望能和所有從事攝影的同好們、新一代數位的年輕朋友們,共同分享與勉勵。同時,我也很高興決定回到自己的土地,才有機會和大夥一起為「立足台灣、放眼國際」的目標而打拼。

寫到這裡,一首熟悉的歌——John Denver的「Georgia on my mind」的音律,似乎又在我耳邊響起,”它”是我在美國最鬱悶的時期,將心情轉換成「Taiwan on my mind」,而動念我要回家的關鍵,經過了歐洲、非洲”流浪式”的旅行,我喜獲個人風格的成熟,滿足地回到家鄉,如同老友高行健所說:「柯錫杰繞了大半個地球,找到了他自己的星星和太陽。」

文/李文吉

柯錫杰出生於一九二九年,創作年齡超過半世紀。不同於台灣傳統的攝影主題、形式與語彙,五、六十年來台灣社會所歷經的重大變遷,或顯或晦的都反映在他的作品中。作品風格從黑白寫實報導、色彩鮮明的抽象造型到空靈飄逸的心境地景,仍然不停地改變,他因而被尊稱為「台灣現代攝影第一人」。柯錫杰的一生浪漫多情而闖蕩四海,也如同他的作品一般多變易。

輕狂年少

柯錫杰出身自台南市的富商大家庭,在家排行老八,從小聰明調皮。一九四一年家道中落,慈愛的母親抑鬱而終。一九四七年從日據時代四年制高雄工業學校(初中部)畢業後,進入台灣鹼業公司任職。柯錫杰十八歲那年,即將被遣返日本的「南日本化學會社」日籍廠長送他一台德國Welta牌蛇腹相機,他於是開始玩起攝影,也認識了初戀女友。在這兩年裡,柯錫杰將薪水拿來買古典音樂唱片與文學書籍,沉醉在貝多芬與雨果那雄偉的藝術世界。

由於不滿意生活太平靜,一九五○年柯錫杰加入孫立人訓練美式新式陸軍的「台灣軍士團」,尋求刺激的生活方式。但是入伍三個月後,軍旅生活的單調嚴肅,完全不如預想中的浪漫,迫使他不顧軍法酷烈,藉故逃離軍營,開始此生的第一次流浪。幸虧女友在逃兵期間非常照顧他,才不至於凍餓。一年半後自首,坐牢一年,又補勞役與補服兵役。在補服兵役當砲兵時,在銀行當主管的六哥買了一台羅萊的Rolleicord型的照相機,也借給他用。逃兵歷練與感情生活構成柯錫杰人生與創作的波瀾與礁石。

「拍攝砲兵操練時,發射第一發的瞬間,巨大的聲音把我震倒在地,嚇得我連相機都掉下來。但發射第二發砲彈時,我鎮定下來按下快門,捕捉到戰友瞬間精采的神情,對我來說這是我在攝影上一個重大的時刻,攝影的魅力就在於能捕捉一剎那、瞬間的畫面。」柯錫杰說。

一九五六年,他終於熬到退伍,二十七歲的他想要和女友結婚,家裡卻極力反對,柯錫杰只好帶著女友私奔,跑到高雄的大樹鄉落腳。當時有個朋友的照相館要頂讓,為了生活柯錫杰就接下來了。有一次有個鄉下女孩子來照相,結果讓客人跑了四趟拍了四回,柯錫杰還是覺得成品和想法差太遠,不把照片給客人。他說:「那時知道我心中的美學概念和自己當時的技巧差距太大,但更明白我不適合做這一行生意。想了幾天,決心不幹了!」

柯錫杰回到「台鹼」上班,倍受長輩寵愛的他又得到主管鼓勵,不再畫化工圖,專心拍攝廠內設備與活動,還請木工做了暗房。台鹼另一位主管柯傅還把昂貴無比的萊卡與羅萊相機借給他,從此柯錫杰開始認真自學攝影技術與技巧。他參加了日本櫻花、富士、月光等攝影器材公司的攝影比賽,〈屋頂上的貓〉、〈歌仔戲後台〉入選,〈生病的小孩〉也入選。後來每次送去的作品都入選,讓他信心大增而決定走上專業攝影這條路。當時台灣對於世界文藝思潮的接收仍處於封閉狀態,他於是夢想到日本學習專業攝影。一九五九年柯錫杰三十歲那年,他聯絡到在日本行醫的五哥,便前往日本進入頂尖的「東京綜合寫真專門學校」就學。日本當前頂尖的攝影家操上和美與條山紀信當年是他的同學。「最大的收獲是看了畢卡索的展覽、社會主義的書、蘇俄最好的芭蕾舞等等,這些都是台灣完全禁止民眾接觸的」柯錫杰說。

一九六一年柯錫杰的畢業展作品當中,一幅〈學童〉讓人印象深刻,直幅的照片,背景是鄉下車站,一個穿著制服的小學生左手抱著白包袱,背後立著一男子,畫面中右方疊著一女子,畫面中左方立著另一男子。整個構圖成倒三角型,有下壓的重量感,特別是男童的眼神極為特殊,左眼向上看,右眼看著攝影者,那嚴肅的表情,或許在作者眼中,日本敗戰的困境與復興都壓在他身上了。這張照片受到當時權威的攝影評論家重森弘淹校長的激賞。留學日本的經驗,帶給了柯席杰嚴謹不懈的創作基本態度。

回台灣後,一九六二年到一九六七年拍了郭美貞、黃忠良等藝術家的「專題攝影」。出國前他在台南安平拍攝到〈老漁夫〉,烈日與鹽份留下在他臉上的烙印,那樣的粗礫有如麻袋衣衫,完全直寫他的勞苦。就是這些充滿人道關懷的作品讓顧獻樑興奮極了,為籍籍無名的柯錫杰安排台北的攝影展,把他介紹給台北的藝術圈。四十年後,我們不禁好奇的想知道,當年展出這窮苦主題有無受到警備總部的「關注」?有人認為晚年柯錫杰比起青年柯錫杰,更離開現實,直寫畫境,這是一大進化。然而什麼會過去,什麼會留下,雖然人言言殊,但也不那麼神祕,這也是閱讀與書寫「攝影現代化」的趣味所在吧。

那一次展覽是台灣攝影現代化的里程碑,除了〈老漁夫〉、〈盲母〉、〈孤兒〉現實題材,也展出自然景物,即物主義、即興主義的舞蹈攝影。和傳統攝影器材主義脫勾的是,柯錫杰的作品表達較多的現代繪畫的語彙:抽象的造形,不依附畫意派的單調題材。

曝光的世界之旅

一九六七年三十八歲的柯錫杰到美國,一頭栽進攝影的國際舞台,經過兩年的苦幹磨練,終於有了自己的工作室,時尚攝影圈緊張的競爭讓他頭髮全白了。當時柯錫杰為許多知名雜誌如《Bazar》、《Cosmopolitan》、《House Beautiful》拍攝了許多名人及名伶,面對許多時尚模特兒,少不了年少輕狂逸事,浪漫如好萊塢電影情節。直到一九七八年,橫越美國西南部的攝影之行讓他大開眼界,更改變了他的人生觀,加上婚姻觸礁,他下定決心賣掉紐約的工作室,揮別十年縱橫豪華時尚圈的商場惡戰與情色擄掠的日子。但是在美國攝影界的歷練也帶給他正面的收穫:對於攝影現代語彙,例如題材、構圖、線條、色彩、剪裁的精準掌握。

柯錫杰的恩師顧獻樑教授對於他「為美國人做嫁衣」非常失望,加上第一次婚姻即將結束,對於fashion、漂亮女孩也膩了,那年他五十歲,帶回三幅作品回到台北,可惜緣慳一面,顧獻樑隔日病逝,柯錫杰非常傷心。柯錫杰回到紐約閉關五十天思索將何去何從,最後決定關閉工作室,只帶了一台照相機到歐洲、北非流浪,柯錫杰說:「那時心無所羈,要是有一天到了山窮水盡之時,就痛快地喝酒喝到死,結束一生。」

一九七九年出走的那八個月,柯錫杰毫無計畫地流浪,開著一輛老爺車,一切反倒很順利。沒有案子,沒有客戶,自由極了,心情慢慢的靜下來。流浪到歐洲,義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各地,拍到〈葡萄牙的房子〉。快沒錢時,到蒙地卡羅賭錢,第一次賭贏,就到希臘,拍到〈等待維納斯〉。從希臘回來,很想去非洲,又去賭了一次,贏了美金三千七百多塊,從義大利的Sadegna到北非的突尼西亞拍到〈白衣〉、〈孤行〉,再到阿爾及利亞的〈撒哈拉系列〉。一九八○做了四張Dye Transfer〈轉染法〉照片,帶回台灣展覽,包括上述的三幅與〈樹與牆〉,之後都被典藏。

一九八一年中國時報支助他一百多萬元拍攝撒哈拉,本來找一位非洲矛利塔尼亞外交官的女兒去當模特兒,要和作家三毛一起去旅行,但是當中發生了了一場小小誤會──三毛不願意當女配角。他又在阿爾及利亞被軍方扣留,錯過和那黑人模特兒約定時間,拍攝撒哈拉和裸女的計畫沒能實現,只好獨闖撒哈拉。

流浪南歐與北非期間拍攝的作品,簡潔而安靜的構圖與內容透露出滄桑歷盡的清明。像〈白衣〉是在突尼西亞一個小鎮等了兩個小時才等到的。他在酷熱的車內,等人走入那有意思的小巷,然後她輕巧的走入畫面,轉眼即逝。柯錫杰心臟狂跳,按下快門的瞬間,心裡吶喊:就是這一張!

「拍〈等待維納斯〉時,那是我在希臘的Skiathos島看向Skopiros島,用200厘米的長鏡頭拍的,起初覺得沒什麼,透過觀景窗看到的只有天、海、窗子,回去後片子大概會被丟到垃圾桶。逛了二十分鐘回來,按了一張,回到紐約,把它用幻燈機打在銀幕上,才發覺捕捉到了自己當時的心象。現在〈等待維納斯〉變成我的masterpiece(傑作)、signature(代表作)。」柯錫杰表示。

他在紐約花了十年找Dye Transfer(轉染法)的沖印高手,終於找到最頂尖的Guy Strecher做轉染法才洗出他滿意的對比與顏色。「1993年Dye Transfer停產,目前已剩不多,六月我向他打聽,他慷慨答應留十張,排隊到十月,一張要預付二千美金,我得花費二萬美金。明年要在巴黎展覽,都要用Dye Transfer做照片,除了絕佳的畫質,也因為它具備留傳後人的典藏品質。而昂貴的製作費用,更耗去我的所有積蓄。」攝影家如柯錫杰,對於最高品質的執著,可見一斑。

眼睛,永恆的鏡頭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欣賞柯錫杰的攝影作品後表示:「在中國,攝影作為一門藝術,歷史如此之短,我還不知道有誰比柯錫杰走得如此之遠。」又說:「他用照相機取代畫筆,超越了相機的機械性和照片的物質性,賦予他的影像某種繪畫的可能。」(註1)

線條、色彩、面積在柯錫杰的作品中,彷彿只是一種元素。他以線條畫出極簡的空間,以色彩縫合所有不同的規則,以面積化約成磅礡與壯麗,最後卻獨留那不斷交替的驚嘆與悵然的情感給觀者。

從最早的故鄉〈安平老漁夫〉中,背離卻又無法割捨的漁港,蒼涼的眼神和半張的嘴,剛硬固執的肌肉線條;到異地孤絶的有形建築物,或不定型的沙漠與海洋;乃至於後期返鄉後的眼中故里,安平古牆那褪了色的紅依稀令人心動,是最初的悸動,是所有近鄉情怯的不確定風景最後的歸宿。柯錫杰始終想逃離拘束迎向自由,他不斷地減約空間,抽離束縛多餘的元素,然而,心景是帶著故鄉的旅程。

攝影家王信曾於一篇探討柯錫杰「心象攝影」的文章中提到:「攝影家因受限於機械再現機能,不能無中生有,有中生無,所以在現實性的世界中,要表現象徵性及抽象性很不容易」,她並且表示,看柯錫杰的作品,時間和環境都不重要了,因為「它讓人們同時感受到過去和現在」。(註2)

的確,初看柯錫杰本人,會被他滿面紅光中炯炯有神的眼睛所吸引,他那對覆蓋在銀白髮色下的雙眼,永遠像一個敏銳的鏡頭,即使在一個沒有光、水、空氣的地方,他都能尋覓出令人屏氣凝神的花朵,並且把最燦爛的色彩留給觀眾。

後記:

本文根據台灣現代美術大系之《現代意識攝影》專冊,同作者撰文的〈柯錫杰──心景,帶著故鄉的旅程〉一文所改寫。

註1:引自《看柯錫杰攝影》,高行健,一九九四年二月二十三日,巴黎。

註2:引自《宇宙遊子》,余宜芳著,天下文化出版社,p.241~242。

《老漁夫》一九六二年,台南安平

柯錫杰赴日留學之前,他在家鄉台南的海邊漁港拍到這位老漁夫,烈日、海風與鹽分的煎熬,全寫在他的臉上和身上,在戒嚴的年代,這樣的現實主義圖像決不是統治者樂見的,這樣的圖像卻讓顧獻樑興奮不已。但仔細看看作品的構圖,主角佔據右半邊、視線溢出畫面的大膽佈局,加上傾斜的地平線、陰鬱的雲天、被「擋住」而不完整的漁船,構成不安定的、動盪的暗示,這在講求工整畫意的戒嚴意識形態下,不啻為充滿現代感的攝影作品。這也是柯錫杰對自己和台灣攝影藝術投出的第一次衝擊。

 

《等待維納斯》一九七九年,希臘

柯錫杰從競爭激烈的紐約商業攝影戰場逃脫出來,在地中海四周國度流浪,捨棄聲名財富和多少箱的攝影裝備,獨自帶著一台照相機,尋找生命的新起點,影像反映出浪子的心境,卻也有些鍛鍊出來而沈澱在內心的攝影語彙,已經捨棄不了。這張《等待維納斯,希臘》主題延伸自希臘神話「維納斯的誕生」,卻不是以美女、貝殼和海灘來庸俗偷懶的置換繪畫與攝影元素,而是以濃烈的藍天、白牆、紅窗來暗示清澄的心靈等待著海平面的小島升起的美學女神,其簡練與內斂是台灣當年攝影圈內少見的。 

 

《白衣》一九七九年,突尼西亞

柯錫杰生平作品中不乏女性裸體,印象中還存在著二十幾年前他在台北展出蘭嶼礁岩裸女的影像,他和模特兒的風流韻事也在藝術圈內流傳。但是在北非村落巷弄中的婦人背影,沒有豐滿的肌肉與光滑的肌膚,也沒冷艷的神情,只有白色長袍,可能因此男性對女性的動物性衝動提不起來,也讓我們對於北非村落與情境的極簡與純粹有了比較昇華的感受。

 

《瀚海》一九八一年,阿爾及利亞

薩哈拉沙漠的宏偉與絕對經常吸引攝影家與電影導演耽溺其中,和(老漁夫,台南安平)相較,兩件作品相距近二十年,似乎讓人看到其中的排比的、似曾相似的感覺,陰影下的暗黑沙丘也佔據畫面的右半,似乎不是表現沙丘最常見的方式,但是作者的異乎常人的視覺也因此而脫離俗套,提醒觀看者對於瀚海般無情沙丘的一些常被忘記的敬畏。

 

《金海》一九八八年,福建

柯錫杰這幅作品被收入「聯合國1994年水的環保年月曆」,可見其美感上的普及性極高,也就是說一般人容易接收到攝影者的訊息。能夠結合不庸俗的美感與深刻的意念,這樣的藝術創作從來就是不容易達到的,這也是柯錫杰的功力所在。再仔細看看這張作品,沙灘的海岸是由淺水到深海逐漸延伸而出,在一般的天候之下,海水的顏色看起來是淺黃或是淺灰色,而這張金黃色的海水,只有在清澈的夕陽金光照射之下,海面反光才有這種瑰麗的光影,加上那個海灣完美的弧形、傳統的漁舟,共同構成和諧的畫面。或許抽象的美感需要老天幫忙才能達成,但也要具備攝影家的慧眼才捕捉得到。

 

《安平,古詩》一九九九年

南宋詩人葉紹翁的詩作 〈遊園不值〉:「應憐屐齒印蒼苔,小扣柴扉久不開。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墻來。」小詩原本講述的是詩人訪友未遇,遊園不成,在牆外望著伸出牆頭的一枝紅杏,想像園內春意鬧。後兩句已成千古傳誦的名句,而詩人的「紅杏出墻」經過千年流轉,只剩下歧視與壓迫女性的庸俗帽子。攝影藝術創作恐怕也有江河日下的現象:攝影術發明一百七十多年下來,多數的照相機在業餘愛好者手中拍出來的「作品」,春意只剩下赤裸裸的荷花、蓮花、裸女的堆疊。但是在藝術家手中境界就不一樣了,一把原本俗不可耐的「五百萬」大陽傘,只框取紅與黑的兩個色塊,在白、灰、黑三色中,那一塊艷紅,有如康定斯基的抽象畫,但大師的冷又被牆上端那一排花朵彩繪打破。創作的過與不及、雅與俗等關鍵在此有了典範。

  • 1929
    生於台灣台南。
  • 1947
    畢業於日制高雄工業學校。
  • 1949
    自修攝影。
  • 1958
    參加台南美術協會,展出作品《盲人夫婦》。
  • 1959
    留學日本東京綜合寫真專門學校,師事當代攝影評論大師──重森弘淹先生,融入當代攝影潮流。
  • 1961
    畢業展覽,東京富士攝影沙龍。
  • 1962
    第一次個展,高雄台灣新聞報畫廊。
    與高雄市長陳啟川等發起組織高雄市攝影學會,並舉行兩次影展。
  • 1963
    第二次個展,台北國立台灣藝術館畫廊。    
    參加巴西雙年展。
  • 1965
    第三次個展《指揮家郭美貞女士專題》,台北國立台灣藝術館畫廊。
  • 1966
    第四次個展《現代舞蹈黃忠良夫婦專題》,台北文星畫廊。
  • 1967
    第六次個展《美國現代舞蹈精粹》,應美國夏威夷大學東西文化中心(East West Center)「1967 夏季藝術節」之邀請,於甘迺迪紀念館作專題攝影展覽。
    第五次個展《離台赴美回顧展》,台北文星畫廊。
  • 1968
    第八次個展《美國現代舞蹈精粹》,紐約市米舟畫廊。
    第七次個展《黃忠良夫婦現代舞影展》,洛杉磯伊娜文化中心。
    應普利茲文學獎得主Norman Miller之邀,為電影《Mild Stone》拍攝劇
    照並演出。
  • 1970
    第十次個展《美國現代舞蹈精粹》,康州康爾克提克大學之夏季美國舞蹈節。
    第九次個展,伊利諾大學。
  • 1971
    十一次個展《美國現代舞蹈精粹》,華盛頓大學。
    開設攝影公司,紐約市。
  • 1976
    作品《騰龍》獲美國建國200週年之攝影創作獎。
  • 1971~79
    擔任Magazine "ESSENCE"、"HOUSE BEAUTIFUL"、"HERPERS BAZZAR"之拍攝工作,並承製多項廣告攝影。
  • 1979
    關閉攝影公司,遠離紐約;徹底自我放逐,赴南歐及北非拍攝,第一次進入撒哈拉沙漠。創作出屬於柯錫杰個人世界的《心景》風格,並對日後台灣攝影界造成風潮與影響。
  • 1980
    第十二次個展,台北市美國文化中心(新象藝術推廣中心主辦)及高雄學苑(高雄市政府主辦)。
  • 1981
    第十三次個展,台北龍門畫廊及版畫家畫廊同時舉行(中國時報主辦)。
  • 1983
    於波士頓、紐約、洛杉磯、芝加哥等城市巡迴演講、展覽。
  • 1984
    個展,加州好萊塢維多利亞公館(Home of Victoria)。
  • 1987~90
    與舞蹈家太太樊女士共同創作現代舞「舞出敦煌」,發表於紐約曼哈頓音樂學院、台北國家劇院、香港舞蹈節等處。
  • 1989
    作品《金海》獲選收入聯合國「1994水的環保」年月曆。
  • 1990
    應邀於美國紐約州伊士曼柯達總公司視覺中心舉行個展。
    台北市立美術館舉行《也是逸者》個展。
  • 1991
    接受歐洲Living Tao Foundation生活之道基金會及Schweisfurth Foundation敘懷福祉基金會邀請至瑞士巴賽爾藝術節(Basel Arts Festival in Switzerland)舉辦個展。
  • 1992
    以《金海》、《永恆的對話》、《騰龍》、《相遇》四幅傑作重新包裝出中華民國台灣的新形象,刊登於全世界各大報刊雜誌。
    柯錫杰官方網站正式上線
  • 1993
    擔任行政院新聞局國家形象中華民國世界性的包裝──《展翅的蝴蝶》 平面廣告攝影。
  • 1994
    應邀於美國紐約著名藝廊Hammer Gallery舉辦個人攝影展,為該畫廊六十六年來第一位受邀之攝影家。
  • 1995
    拍攝台灣重要代表人物系列,其中有兩岸三地最被尊崇的印順導師、中國攝影大老郎靜山先生、雕塑家楊英風及畫家劉啟祥等。
  • 1996
    《彩色攝影大師》聯展,與Burt Glinn、Ernst Hass、Pete Turner、Barbara Wrubel等國際攝影大師共同參與,美國紐約長島Lizan-Top Gallery。
  • 1997
    主辦「國際視覺意像攝影大展」系列活動,邀請國際知名攝影大師Lois Greenfild、Anthony Barboza、Bill Silano、Lynn Davis、Mario Cresci、Yasuomi Hashi、莊明景、鍾榮光等連袂展出。
  • 1999
    「台灣在我心──柯錫杰七十回顧暨跨世紀創作展」,於八月至十一月在全省新光三越及新竹、台中敦煌藝廊盛大展出。
    應邀於紐約市National Arts Club為Taiwan Arts Festival活動舉辦攝影個展。
  • 2000
    獲頒吳三連獎基金會攝影藝術獎。
    應邀在紐約SOHO區Walter Wickiser Gallery舉辦攝影個展。
    作品「等待維納斯」應邀參加國際知名的佳士得拍賣公司,於台灣首次舉行攝影作品拍賣會,並以該項目的最高價成交售出。
  • 2001
    應邀在紐約SOHO區Edward Carter Gallery舉辦攝影個展。
  • ※西元2006年10月 製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