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文藝獎
National Award for Arts

「國家文藝獎」(原名「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文藝獎」)於1997年依據文化藝術獎助條例第二十條「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應設各類國家文藝獎,定期評審頒給傑出藝術工作者。」訂定「國家文藝獎設置辦法」,由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以下簡稱國藝會)負責辦理。因應生態的現況,針對設置辦法定期檢視修正,以確實符合國家最高榮譽獎項之特殊地位。2015年修訂本辦法為每兩年舉辦。

一、宗旨
國家文藝獎設立之初以獎勵具有累積性成就之傑出工作者為宗旨,在逐年設置辦法的調整後,目前本獎項宗旨中明訂之獎勵對象為「為獎勵具有卓越藝術成就,且持續創作或展演之傑出藝文工作者」,優先考量備選者之藝術創作或演出的專業性及持續性。

二、獎勵類別、金額、名額
國家文藝獎於1997年設立之初的獎勵類別分為文學、美術、音樂、舞蹈、戲劇五類,每類獎勵一名,致贈獎座一座,獎金新台幣60萬元。2003年,增設建築與電影兩項獎勵類別,獎勵總額以五名為限,後於2005年修改為以七名為限,於2009年修訂獎金每名為新台幣100萬元。

三、評選方式
國家文藝獎之備選分為推薦及提名二種方式,評選則分為入圍、各類審查及決審三個階段,提名委員、評審團委員及決審團委員經國藝會董事會遴選組成,獲獎名單經國藝會董事會核定後公布。

四、後續推廣
為了擴大國家文藝獎的影響力與教育意義,國藝會在選拔出得獎人之後,除了舉辦「贈獎典禮」及編印「得獎者專刊」之外,也規劃一系列宣傳及後續推廣活動。

86(1997)年1月25日第一屆第四次董事臨時會制定
86(1997)年12月20日第一屆第九次董事會修正
90(2001)年2月19日第二屆第十一次董事會修正
91(2002)年2月25日第三屆第三次董事會修正
91(2002)年12月23日第三屆第六次董事會修正
92(2003)年9月17日第三屆第九次董事會修正
94(2005)年9月19日第四屆第五次董事會修正
96(2007)年9月17日第四屆第十五次董事會修正
98(2009)年12月14日第五屆第十一次董事會修正
101(2012)年9月10日第六屆第九次董事會修正
103(2014)年9月15日第七屆第五次董事會修正
104(2015)年3月17日第七屆第七次董事會修正

第一條                本辦法依文化藝術獎助條例第二十條規定訂定之。
第二條      設置宗旨:
為獎勵具有卓越藝術成就,且持續創作或展演之傑出藝文工作者,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特設國家文藝獎。
第三條獎勵類別:
為文學、美術、音樂、舞蹈、戲劇、建築、電影七類。
第四條獎勵名額及獎勵金額:
獎勵名額至多七名。每名得獎者獲贈獎座乙座,獎金新台幣壹佰萬元整。
第五條備選資格:
具中華民國國籍者(限個人)。
第六條備選方式:
一、備選方式分為推薦及提名二種方式。
二、前項推薦人由本基金會書面邀請;後者設各類提名委員會擔任。
第七條備選資料:
推薦人或提名人需填具推薦表或提名表外,並應提供被推薦者或被提名者之下列資料:
一、近年重要作品
二、其他參考資料
第八條各類提名委員會、評審團及決審團組成:
提名委員會、評審團及決審團委員由本基金會董事會遴選,其組成如次:
一、提名委員會:依本辦法第三條獎勵類別,設各類提名委員會,由至多五名委員組成,負責提名及確認入圍評審名單。
二、各類評審團:依本辦法第三條獎勵類別,設各類評審團由五至七名委員組成負責審查工作。
三、決審團:由七至九名委員組成,負責決審事宜。
第九條評審方式:
一、分為入圍、各類審查及決審三階段。
二、入圍:由各類提名委員會就推薦及提名名單投票,經出席委員二票同意,始具入圍資格。
三、各類審查:由各類評審團依入圍名單備選人資料評審,並經出席委員三分之二票數通過,推薦每類至多一位候選人進入決審。
四、各類評審團需就推選出之一名候選人撰寫評審報告,提送決審會議。
五、決審:由決審團就決審名單進行決審會議,並經出席委員三分之二票數通過,決定獲獎名單並確認得獎理由。
六、獲獎名單經本基金會董事會核定後公布。
第十條迴避及保密原則:
一、各類提名、評審團及決審團委員應遵守利益迴避並本於公正、嚴謹、守密原則,不得參與同期該類之備選,且對於提名、評審過程及相關資料,均應保密。
二、本基金會董監事及員工於任職期間不得接受推薦及提名,且不得擔任提名、評審團及決審團委員。
第十一條  受理推薦期間:
每兩年受理推薦,自公告日起至當年六月三十日止。
第十二條本辦法經本基金會董事會會議通過後實施,修正時亦同。

歷屆國家文藝獎

回列表

國家文藝獎第21屆獲獎藝術家

柯金源

Chin-Yuan KE

柯金源
得獎理由
紀錄片導演柯金源先生以紀實攝影記錄臺灣的自然風貌、環境公害與社會運動,堅守獨立精神,保有關懷底層弱勢與批判政府財團的勇猛力道。創作能量豐沛,影像充滿對臺灣土地的情感,敘事技巧多元,內容鞭辟入裡,持續以影像和社會對話,努力摸索出另一種藝術高度。
柯金源
得獎感言

很感謝提名委員與評審委員的鼓勵!

大約在一九八○年代,臺灣許多紀錄片前輩,已陸續拍出了很多重要的作品,諸如人權、勞工、弱勢族群等議題,個人除了深受啟發之外,也漸漸摸索出人與環境的互動關係,以及工業化對於土地的衝擊。因此,以自己熟悉的記錄工具,進一步將環境議題扣連到人權、經濟、政治面向,除了運用媒體達成資訊提供以外,也試圖促進社會溝通,以達成環境正向改善的契機。

個人早期的記錄報導工作形態,較偏向單打獨鬥,雖然頗感辛苦,但也因此累積了豐厚的田野調查資料,當公共電視正式成立之後,提供了獨立媒體工作者,得以實踐多元價值、公共利益導向的媒體平臺。近二十年來,在製作團隊共同努力下,從環境運動、公害事件、自然生態保育,或者上山、下海、極地探索等環境議題的廣度擴大了,這是在紀錄片前輩們打下的基礎,我們再擷取其經驗堆疊而成的一點成果。

能夠獲得國家文藝獎,個人深感殊榮,但更加欣慰的是,紀錄片的價值日愈受到重視。從臺灣的紀錄片發展脈絡來看,它發軔於威權時代下的反抗精神,經由各地工作者共同努力,從教育、核心價值的實踐、展演推廣,並且向下扎根、往國際間流動,紀錄片表現形式也更加多元,在商業院線的紀錄片作品也屢創佳績。近三、四十年來,紀錄片誠如當代文化的重要載體,除了揭露真相、革新倡議、批判時事,更是執政者的一面鏡子,紀錄片體現了人民、社群的期盼與議論,也突顯了掌權者的回應態度,檢視了政治人物的誠信。

接獲頒獎通知的當下,內心的忐忑、壓過了驚喜的心情。如前言,資訊傳遞、增進了解、促成改變,是我個人的核心價值。但目前,環境優先的普世價值尚待深化!環境難民們殷殷期盼的環境正義,並未真正彰顯!而弱勢者的生存權,仍待執政者與公民攜手維護!很感謝提名委員與評審對我的支持與勉勵,很感謝大家看到臺灣紀錄片工作者的努力,期待我們所愛的土地、生命,如我們所願,都能獲得尊重、善意對待,得以散發美麗的光采!

長短針持續滴答轉著—柯金源素描 

 

現場的直擊與守候

我很少在有空調的辦公室裡看到柯金源。他在公視的辦公桌上總是堆滿著成疊的資料,椅子上卻空無一人。他的身影一直在山林,一直在事件現場。

要找他,往往只能透過手機問說:「柯師傅,你在哪裡?」

二○○一年,阿瑪斯號貨輪油汙事件,他在墾丁海邊;二○一八年二月五日,臺北市陽明山鞍部落雪,雪地上有著柯金源的足跡;同年二月六日深夜,花蓮大地震;二月八日上午,柯金源緊跟著「我們的島」團隊也趕到了現場;二○二○年元旦,百萬港人走上街頭抗爭,他也扛著攝影機,隨著人潮記錄遊行實況。

他是一位影像工作者,人生天地的大小事物他都有的凝視,他熱愛的影像工作,本質上就是與時間拔河的藝術:要在事件現場,才能得見;要耗時守候,才能捕捉。從時鐘或手錶的長短針來審視他過去三十年的作品成就,就可窺見他的不平凡與不容易。

手錶和時鐘都有長短兩針。長針急促,以秒推進,容不得片刻偷懶;短針幽緩,久久一動,悄悄鐫刻時光。多數人終日被長針追著跑,忙著計算速度,顧不了深度;少數人鑽進了短針縫隙,用等待與追尋,畫出了輪廓,也點出了精神。少了長針直擊,短針就少了素材累積;少了短針的沉澱,長針描繪的事件本質,就難窺全貌。

紀錄片工作者都在和時間賽跑,發生中的事件或景物,錯過就錯過了,不會再有。有些事件亦非一時片刻就能釐清脈絡,驟下結論,易生偏頗。人稱柯師傅的柯金源,一方面在長針的催促下,忙著採收眼前風景,另一方面則在短針的緩動間隙中,逐一填實了細節,讓事件風景多了註記,也多了凹凸明暗。長短夾雜的結果,讓他的紀錄片或生態書都有了耐人「對照」與「參看」的魅力。

用「好看」來形容柯金源的作品,沒有貶損之意,反而更能凸顯柯金源用影像為經,用故事為緯的敘事手段。

紀錄片影像多半來自直擊與守候,前提是勤奮(樂以山海為宿),其次是敏感(聞嗅得到核心重點),第三則是重製(多機作業或多元解析)。敘事多半來自理性的透澈與感性的傳述,他有時隱身觀景窗後,鏡頭指涉處,就是他的現場實錄;他有時現身觀景窗前,直指或者親自配音,娓娓道來,個人風格印記如此鮮明,無關炫耀,而是要承擔負責:人在現場,方見其真;細說因果,才知其實。

現場見證的心痛與心急

記者出身的敏銳與速度,媒體需求的壓力與空間,多少都影響了柯金源的記錄取樣與整理爬梳。柯金源對生態議題的觀察與追蹤,早在他還是平面記者/專欄作者的年代即已扎根,直到進入公共電視後,才得著了更即時更立體的情貌。是的,公共電視有一群人拒絕跟進政治口水,不跟從流行打水漂的決志,才讓柯金源這類工作者有了優遊空間,才得以讓攸關臺灣的環境生態議題逐步匯聚成為主流共識。

最殘酷,也最珍貴的採訪經驗應是柯金源在報導「阿瑪斯號貨輪擱淺油汙事件」時,用鏡頭記錄下的「現在進行式」。

當時,柯金源不是第一位趕到現場的記者,但他人脈廣,閱讀勤,聞風就知該如何行動,才能在公視新聞部同仁的奧援下,全程記錄下這起臺灣脆弱海岸線上難以迴避的汙染事件。雖然他不可能「全記錄」這場環境災難的點點滴滴,但長期駐點,持續半年的追蹤報導,用短針採樣的精細與認真,全方位掃描,不時都有最新畫面及進度,保守官僚再難一手遮天,除了以最陽春也最笨拙的撈油行動,也會以安全為名,不得不限制他的採訪,試圖做到「損害控制」,卻也堵不住熟門熟路的他,那種機伶穿透的行動力。

每一則報導背後的「荒謬」與「對抗」往事,多年後或許都會成為記者採訪人生中的「笑談」,柯金源的作品卻無意陷溺在這麼低廉的情緒之中。你很難想像他用攝影機記錄下這一切的黑油汙染時的「心痛」;但你在看見他所拍下的駭人影像後,就能感受他製作報導時的「心急」。

他的影像是不是讓官員頭疼,從來不是他憂心或者得意的事,他清楚,報導其實無力回天,只能見證人類的愚蠢,但也還是希冀這些確鑿的影像物證能凝聚民眾共識,逼使政府上緊發條,研擬對策,下一回,是的,下一回再有國難降臨時,不要再這麼進退失據了。

多數紀錄片工作者,其實只能如此卑微祈願著。

長針精準採樣,短針幅距開闊

長針的精準採樣,讓柯金源的生態報導有著直擊現場的巨大能量,然而作品激盪出讓人難以迴避或者辯駁的震撼,則來自他的短針結構。短針幅距開闊,適合等待、守候與整理,也讓長針採集到的能量得以針刺洞見,穿透迷霧,用實況影像書寫滔滔雄辯。

例如:千禧年的《平溪天燈》,一般媒體忙著捕捉千燈飛天的壯觀,唯獨他會要求記者深入林間海邊找尋天燈墜毀後的遺跡,柯金源的長針走得飛快,但他不忘用短針,拉開更廣闊的視野。

例如:《獼猴列傳》中,人們想盡方法要去驅趕入侵「人境」的獼猴,槍聲、爆竹,還有敲鑼打鼓……無所不用其極,從餵食取樂到搶食掠奪的人猴大戰,帶出同為靈長目動物,受到人類開發影響,獼猴棲地一再往深山移動,卻又得為覓食「侵犯」人類莊園。影像的排列陳述,有如戲劇情節般的誘人魅力,讓一部環境生態紀錄片更容易為人閱讀與接受。

例如:累積九年時光的《產房》一片,探討究竟用沉船或水泥打造的電線桿礁等人工魚礁才是正辦?抑或,綠竹叢搭建的「竹叢產房」更受軟絲青睞?柯金源深入海底,用影像「對比」了傳統魚礁的稀疏魚群與竹叢魚礁的豐厚卵包,不但有賞心悅目的海底奇觀,更用現場數據和影像實況,直接挑戰魚礁政策。

從趣味到環境生態都能兼及,可以說是柯師傅的創作內規,所以熱門電視綜藝節目「頑皮家族」出發的《天堂路》,他完成了來自異鄉的紅毛猩猩「小莉」、「麥克」到「帥哥」們的臺灣漂流記,甚至還到印尼探尋牠們的故鄉,補齊了越南的保育動物交易實況。這份視野與企圖心充分說明了他對事件的理解程度:地球公民不會偏守一隅,只從單一角度看事件。

例如:他二○一八年的《前進》找回了第一代的環保記者和抗爭民眾,從早期的反杜邦、反利澤到今日反核四,反空汙,重新比對檢視臺灣還在傷心流淚的環境議題。臺灣究竟在進步還是退步?柯金源提出的質問,未必能得著肯定的答案,然而光是提問,就能帶動反思,這不就是知識分子能做,也應該做的事嗎?

理念歸理念,現實歸現實,追蹤環境議題時,他受到的干擾與限制,往往就像是環保電影中曾經演出的「駭人」情節。

例如:他曾經追蹤過偷挖砂石或有毒廢棄物的掩埋事件,人到現場時,會有好幾位兄弟「沉默」地跟著,或者騎機車圍著繞,有的還會指著你說:「我們知道你是誰。」目的都在讓你心生畏懼,主動撤退。

例如:除了精神上的壓力,他曾被黑道背景的拖車業者毆打,那一次,不只人被打,攝影機也被砸壞。他學會的教訓是:採訪敏感議題時,不再單槍匹馬,會再多找一個人陪伴。

有人陪伴只能避免暴力襲身,更有效的保護,則有賴專業上的高度與深度。柯金源的因應態度是:報導時,避免帶入個人情緒,用影像呈現現象,讓觀眾自己判斷我謹守報導紅線:站在中立點,用正確的資訊做報導。要嚴守中立,就得找出許多支持報導的證據與事實,一切有所本,禁得起檢視,正反意見聲音都能並陳,把判讀的工作交還給閱聽人。他強調:「最重要的是,報導要從『善』出發,這個善,並非『與人為善』,而是要朝『更好』的方向發展,例如當汙染已形成時,找出解決方案,遠比抓出誰是罪魁禍首更有意義。」

慎選議題,做足功課,成就踏實基本功

至於投身環境生態新聞的初心則來自他在彰化偏遠的農漁村長大,目擊臺灣從農業社會轉型後,環境逐漸受到汙染的質變。後來從事新聞工作,更深深感覺到主流媒體認同資本主義的開發實效,刻意忽略了環境議題,除了重大公害事件,幾乎都不會大篇幅報導。

一九九○年,楊希颱風來襲,嘉義東石鄉網寮村因臺鹽事業海堤潰決,海水倒灌,整個村莊浸在海水中整整三十九天,臺灣媒體除了報導高官訪視災區的新聞之外,就沒有人再關心或報導村民的淒慘困境,荒謬的政治與媒體現實,讓他決定淡出原本已有相當累積的政經採訪路線,改從環境田野記錄出發,從土地看臺灣。

另外一個動力則來自一九八八年的農民請願運動。當年,農民擔憂農產品開放進口將影響生計,從中南部北上請願,官方卻視他們如暴民,主流媒體也沒能凸顯抗議心聲,官方怎麼說就怎麼報。目擊農民的委屈,他就更堅定了為弱勢發聲。

慎選議題,做足功課,成就了柯金源最踏實的基本功。他應《財訊》雜誌之邀請,撰寫「臺灣檔案」專欄開始,他就決心要對全臺灣展開了地毯式的田野調查,每個採訪點都是他認為值得長期關注的環境記錄點,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重回現場,記錄它的變遷,也理解了環境衝突與變遷的脈絡。

在人跡罕至的小徑繼續走動

他的勤快在於平均每個月有二十天穿梭在環境新聞現場,遇到突發事件,會先協助同事製作專題報導,直到調查資料都已足夠完整,才會著手製作一至兩小時的紀錄片。

他亦明白生態問題很難在一、兩年或三、五年內就看清楚脈絡與結果,有些政策需要長時間的檢驗,例如,一九七○年代海洋資源復育倡導人工魚礁政策,後來證實,如果管理不當,反而會破壞海洋生態;但臺灣人卻在花了幾十億、歷時三十年的檢驗,才明白政策可能是錯誤的。

三十年在大自然中只是一瞬,能呈現的問題往往也只是一個點,環境生態保育觀念會隨著時代的需求、知識體系的演進或時間的檢驗,產生新的價值觀念。謙卑因此必要,反省更不可缺,例如有關臺灣環境的開發議題,有人主張全力開發,柯金源一度強調環境優先,多年後他則調整了想法:為了兼顧當地住民的生存,不妨從資源永續的概念切入,再以低度利用的方式,尋求人與環境、生物並存的可能性。

學者郭力昕因此推崇:「柯金源的謙卑自持、深刻自省,與對環境政治的態度和胸襟,不僅充分展露在他的影像紀錄中,也坦然表達於他自己陳述的文字裡……

對於環境議題必須分析、追究其造成破壞或惡化的原因,使他的影像與文字紀錄具有清楚的問題意識和政治觀點,儘管他的圖文敘事不慍不火。」

我看到的柯金源,就像美國詩人羅伯特.佛羅斯特Robert Frost)一樣,偏愛人跡罕至的小徑,只要還走得動,我相信他生命中的長短針還會持續滴答轉著,一定會找到鮮活又耐人尋味的觀點,書寫著新一章的臺灣故事。

 

本文作者|藍祖蔚
臺灣電影評論寫作者和電影音樂推廣者。他是臺灣第一位走遍坎城、威尼斯、柏林和奧斯卡等國際影展現場,報導臺灣電影競賽實況的記者。

一九九六年進入中央電影公司擔任製片部經理,製作拍攝林正盛導演的《美麗在唱歌》(得到東京影展女主角獎)和蔡明亮導演的《河流》(柏林影展評審團大獎),二○○四年以臺北愛樂電臺「電影最前線」節目獲廣播金鐘獎最佳流行音樂節目主持人獎。

曾擔任電視金鐘獎評審及評審團主任委員,臺北電影節、高雄電影節評審及金馬獎費比西獎國際評審,以及《自由時報》副總編輯,負責文化週報。現職為國家電影及視聽文化中心董事長。

紀錄片《神殿》,公共電視,二○一九

《神殿》是柯金源花了五年時間,寫下給臺灣及臺灣人的一封情書,只要看到片中的山林奇觀,你就有頂禮膜拜的衝動,你絕對認同,臺灣真是上帝親吻過的福地,名副其實的神殿。

《神殿》的魅力在於知性與感性兼具。

知性,來自生態學者陳玉峰一路陪伴,娓娓細述山林知識,那是大師級的專業導覽,卻一點都不艱深;感性,來自如詩如畫的山林奇觀,從巨木到雲海,從星空到山稜,藏身山林的精靈都被長期在森林中蹲點的柯金源給召喚出來了。理性彈跳之時,感性總能適時相和,眼睛所及,耳朵所聞,恰似一闋山林交響樂。

譬如,看見雲海,我們習慣歡呼!卻不知有水氣,才有雲,群山間的雲海,餵育眾樹眾生的正是珍貴濕氣,讓超過二十萬種物種齊聚一島,既有冰河孑遺,亦有南島足跡,物種基因如此多元,難怪,陳玉峰只能以「諾亞方舟」形容臺灣。譬如,看見巨木,我們習慣尖叫!卻不知巨木若高齡三千,就意謂她矗立的山林亦有著三千年的安定,即使至少歷經五十次九二一規模的地震襲擾,巨木依然緊抓地衣,捍衛地土安定,有此神力,難怪,陳玉峰只能以「土地公」敬稱巨木。

站在神木下,人何其渺小,沒有神木守護,歲月哪來如此靜好,這是柯金源把作品取名《神殿》的動念,然而俗人除了禮神、敬神,還要知神。往昔,仰之彌高,只能頂禮膜拜,如今知其所以然,就更心悅誠服地尊樹為神。影片介紹了來自澳洲的樹木量測技術,在無人機難以穿越的密林裡,透過繩索垂吊,樹有多高,人就能有多高,既能遍覽樹梢風景,亦能細勘樹幹枝身,人與樹的對話才正要開始。

除了生態解讀,鍾靈毓秀的藝術氣質,同樣也是柯金源作品的特質,《神殿》中有無數比山水畫更像山水畫的真實美景,那不是一般登山客巧遇即能得之的奇景,要以山為家,以林為窩,一起徜徉呼吸過,才知如何取景用鏡,柯金源團隊的汗水氣力,讓我們得能安坐在電視機前目遇神遊,頌歎天地悠悠。

至於歷經千年風霜的玉山圓柏,或東或西又南又北的軀幹結構,其實是隨著環境變遷所完成的生存戰鬥,鬼斧神工,件件都如天然藝品,即使曾遭火劫,殘幹餘枝依舊挺拔,傲視天地,難怪陳玉峰會稱它為「絕地武士」,圓柏的殘枝枯骨無需雕刻,亦無需開光,兀立山頭,儼然已是臺灣守護神。

希臘神殿就在雅典近郊小山,信步就能前往朝聖;臺灣神殿則靜靜躺在山間,輕聲呼喚著有緣人。山不在高,有樹則靈,《神殿》有如一本絕美的導覽手冊,讓你敬之尊之,接近它,但不要輕慢它;《神殿》亦如一封山林情書,細細讀它、疼它、愛它,人間才能有清歡。

專書《我們的島:臺灣三十年環境變遷全紀錄》,衛城出版社,二○一八

柯金源用鏡頭與健筆,記錄並討論臺灣的環境議題超過三十年,這本《我們的島:臺灣三十年環境變遷全紀錄》毋寧就是一本比起傳統電話簿更巨大的「巨著」,因為一‧五公斤的書拿在手上,比磚頭更沉更重,但是書中的議題重量,更比書冊重上萬倍,「這是一本寫給臺灣孩子的生態備忘錄,透過三十年的時間線,讀者可清楚比對出環境生態的變遷。」

走過,就留下紀錄,是柯金源的工作態度與習慣,這本書從他拍過的二十餘萬張照片裡先選出一千七百張、最後再挑出了七三五張照片編輯成書,他不想展示世人早已熟悉的美麗臺灣,他從山林走訪全臺海岸線,從飛上空中俯視,也鑽進海裡探尋,各工業區附近的空汙、水土河海汙染、廢棄物垃圾汙染,每一張殘酷的照片,每一段苟延殘喘的汙染影片,都直接點出了臺灣環境生態因為人民與政客的短視及近利已經來到存亡絕續的危急時刻。

其實,柯金源的臺灣行腳更像是一位守護臺灣的苦行僧,他的毅力與堅持,讓這本書得著千金難買的「比較」與「累積」的資產,因為同一個場景,或者相同的議題,柯金源不只是當時走過,更會不時重返,正因為他曾在不同的年代走訪現場,重複記錄著同一議題,讀者才得見環境如何變遷、又如何持續惡化。然而,就在他忙著奔波南北時,他又如何顧念家人?早就習慣以島為家的他,提起自己的家庭,他的臉上總是流露出很惆悵的表情:「正因為把時間和生命都耗在環境現場,我對家人、父母親很抱歉,沒辦法經常陪伴他們,沒能扮演好兒子或父親的角色。」

柯金源為記錄臺灣環境的努力,不僅反應著他守護環境的執念,那種悲憤卻不悲觀、行動永不停歇的行動力更是臺灣當下社會中,那些環境鬥士與環保團體的具體實踐。因為人是健忘的,很多人在關鍵時刻常選擇經濟發展、放棄環境優先,忘記了我們如何對待土地,導致土地如何激變或者反撲,柯金源的奮鬥則是因為他相信如果人不去努力,環境肯定會持續惡化,未來的可能性或許可能是零,一旦浩劫降臨,弱勢族群的處境將更為不堪,訴諸文青的哀愁書寫,都已無濟於事。

在一次的訪談中他提醒我:「一旦土地受到汙染,糧食作物也必然受到汙染,有錢的人可以買進口或有機、安全的食物,弱勢者就只能吞下被汙染的、或劣質的食品。近來霾害嚴重,有經濟能力的就能購買高級的空氣清淨機,呼吸『高級』空氣,用高等濾水機享受乾淨水質、更有能力塗抹所費不貲的防曬油……然而沒錢的人將更無力維護健康,注定更加弱勢,更不公平。人生一旦如此,就是悲劇了。」

在山林、海域和傷心地耕耘三十年,他開始系統性整理自己勤力守護臺灣大地的影音紀錄,出書是其一,二○二○年一月八日他更豪氣地將自己多年來累積的十萬張圖檔分類上傳Flickr圖片網站,完成第一階段的圖檔公開閱覽,並且開放非營利性質使用,未來還有影音短片與第二十萬張圖檔的第二階段建置工程。

取之於大地,還之於人間,後人要說臺灣故事,他的資料庫都有取之不盡的素材,其中還包括了在二○二○年之後可望因為公共電視旗艦影集《天橋魔術師》引爆懷舊文化浪潮的「一九九二‧十‧二十—中華商場拆遷事件」的珍貴紀錄。

他走過的時代,都即時留下了印記,光是這份用心,光是這份成績,國家文藝獎當之無愧。

  • 1962
    出生於彰化伸港的農村,家族世代務農,母親也來自漁村。在就讀國中時期,對於繪畫特別偏好,在選擇高中學科的時候,因顧及家庭經濟、地緣等因素,因此選讀高職的機械工程科
  • 1979
    到臺北修習攝影技術課程,以臺灣自然風貌與人文為主題,逐漸奠定攝影基礎與風格
  • 1984
    退役後以自由攝影工作者出發,並前往文化大學選修學分與旁聽新聞與傳播課程
  • 1986
    以獨立媒體工作型態,兼任小眾媒體的攝影工作
  • 1988
    擔任財訊雜誌攝影編輯
  • 1990
    臺北恆昶藝廊舉辦首次攝影個展─「意念的表象」
  • 1994
    在財訊雜誌開闢《臺灣檔案》專欄,一寫12年
  • 1997
    獲得電視金鐘獎-「電視攝影獎」,得獎作品:《大陸尋奇─黃河源頭》
  • 1998
    任職公共電視新聞部,參與《我們的島》節目,負責採訪製作環境新聞
    臺北攝影藝廊舉辦「再見海洋」攝影個展
  • 1999
    臺灣永續報導攝影首獎,得獎作品《再見墾丁》
  • 2000
    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舉辦「海洋臺灣」攝影個展
    在公視新聞部,參與《深度報導》、《紀錄觀點》等節目,並陸續推出《來自斷層的消息(News from the Fault Line)》等海洋、山林、動物保育、公害等環境紀錄長片系列
  • 2002
    出版《山美—達娜伊谷的傳奇》專書
  • 2003
    出版《臺灣水資源脈絡》專書
  • 2005
    獲得臺北電影獎「紀錄片首獎」,得獎作品:《獼猴列傳》
    獲得美國國際野生生物影展「最佳觀點」及「最佳電視節目」,得獎作品:《獼猴列傳─戰爭與和平》(柯金源、Nick Upton合著)
  • 2006
    出版《我們的島》專書(柯金源、葉怡君合著)
  • 2010
    獲得電視金鐘獎「非戲劇類導演/導播獎」,得獎作品:《森之歌》
  • 2016
    獲得電視金鐘獎「非戲劇類導演獎」,得獎作品:《紀錄觀點—海》
    獲得卓越新聞獎「新聞志業特殊貢獻獎」
  • 2018
    出版《我們的島—臺灣三十年環境變遷全紀錄》
    獲得TIDF臺灣國際紀錄片影展「傑出貢獻獎」
  • 2019
    臺北電影獎「觀眾票選獎」,得獎作品:《前進》
    獲得金鼎獎圖書類「非文學圖書獎」,得獎作品:《我們的島-臺灣三十年環境變遷全紀錄》
    第十八屆卓越新聞獎調查報導獎,得獎作品:《我們的島─森林生死錄》(我們的島團隊合著)
    榮獲第二十一屆國家文藝獎
  • ※西元2020年7月 製表